桂林美食(四)老表记之螺蛳鸭脚煲

最近各大城市都流行怀旧主题风格的饭店,大概就是70-80年代的布置,这家老表记也是,第一看这种风味还觉得新鲜,时间长了就不过如此了。吃饭,还要看口味!这次选了网上推荐的几个菜,味道很好!螺蛳鸭脚煲必点,螺丝吊味,鸭脚劲爽,啃的很有味道,之前只吃过煮的拌的桂林米粉,这次发现炒的味道更好,有嚼劲,入味。炸蔬菜丸子也不错,菜名不记得了。
强烈推荐来桂林的游客专程来吃一次。

老表记螺蛳鸭脚煲
老表记螺蛳鸭脚煲

继续阅读“桂林美食(四)老表记之螺蛳鸭脚煲”

《恶魔之城》:从无名小卒到上海滩黑帮大佬

1937年,上海市中心的街道。 ALAMY
1937年,上海市中心的街道。 ALAMY
恶魔之城
统治旧上海黑社会的两个男人
保罗·法兰奇(Paul French)著
299页。Picador出版社。售价28美元。
1930年代的上海。任何熟悉侦探小说或是黑色电影的人,都清楚这句话意味着什么:烟雾缭绕的夜总会;后巷里的赌场,以及黑暗、乌烟瘴气的烟馆,这些地方的常客鱼龙混杂,有中国黑帮、白俄、各国逃犯,还至少有一个有着不可告人的经历、美艳动人的致命美女。19世纪鸦片战争后,上海根据国际条约成为通商口岸,最终成为了“七宗罪”的某种国际大熔炉——有一位作者称之为“满是难民和花天酒地的俗丽之城”——主要为外国人所控制,他们决意要搜刮走这座城市能产出的每一枚铜板和鹰洋。到了1930年代,上海已经是世界上第五大城市了,按照一些人的说法,还是一个腐败、毒品泛滥的城市,再没有像这里一样的地方了。
很难说这个臭名昭著的名声到底有多少是历史史实,又有多少是好莱坞(或新殖民主义者)的幻想,而保罗·法兰奇对这座城市的新叙述史《恶魔之城》不太可能会澄清这一点。尽管这本书显示出作者做过详尽研究,但作者本人承认,其中很多素材都经过了随意加工。“《恶魔之城》基于真人真事,”法兰奇在序言中写道,但由于书中描述的事件的隐秘性,“其中带有揣测。”意即书中一些细节是编造的。即使是对新闻报道的复制,也带有“一两处增补,以推进叙述情节”。既然法兰奇没有给出尾注,甚至也没有列出信源,我们无从得知事实和民间传说的分野。
《恶魔之城》
《恶魔之城》
因此,将这本书视为历史小说比较好,就像许多优秀的小说一样,它以一名多姿多彩的主角白手起家的故事为核心——或者,在这本书里,其实是两位多姿多彩的主角。乔·法伦(Joe Farren),曾经的名字为约瑟夫·波拉克(Josef Pollak),生于维也纳一个犹太人聚居区,他来到上海时身无分文,是一名展览舞者,希望成为“这座城市的弗洛·齐格飞(Flo Ziegfeld)”;另一位是杰克·莱利(Jack Riley),他是一名美国人,原名为法赫尼·艾尔伯特·贝克(Fahnie Albert Becker),是一名前海军水兵,受到通缉的前科犯,他来到上海梦想着用非法老虎机大赚一笔。作为这个“再造之城”的新来者,他们必须从黑社会的最底层开始,一步步向上爬,最终两人在从事毒品走私的活动上结成一伙。事实证明,走私毒品利润足够丰厚,让两人都成为了上海犯罪经济中的主要玩家。
然而,他们的重大转机出现于1937年,当时日本侵略上海,改变了这座遭到围困城市的罪恶地理形态。租界被隔绝开来,将这座城市主要的犯罪地区转移到了附近一个地区,这里立刻就被称为“歹土”(Badlands)。乔和杰克填补了中国犯罪头子逃走留下的权力真空,在一个名为“法伦家”(Farren’s)的场所开始合作,“这是上海有过的最大、最时髦、最有钱的夜总会和赌场”。从那里,他们统治了这个城市重新构建起来的黑社会——直到战争和杰克的犯罪历史让两人和他们一起帮助建立起来的罪恶旧上海垮台。
法拉奇也是《午夜北平》(Midnight in Peking)一书的作者,他以极大的精力和活泼的文笔重述了这一切。他以英文八卦报纸《上海购物新闻》(Shanghai’s Shopping News)心照不宣、满是俚语的风格进行写作,书中他也多次引用该报的内容。如果这本书不像它应该的那样引人入胜或是有趣,它书中的氛围至少能让你一直读下去。毕竟,毒品、堕落和风月场很难让人觉得无聊。这可能是人们通过西方电影化镜头看到的上海,但很少有比上海更吸引人的地方——无论是在小说还是在现实中。

Gary Krist近期著有《幻想工厂:幻觉、想象和洛杉矶的建成》(The Mirage Factory: Illusion, Imagination, and the Invention of Los Angeles)。

翻译:安妮

桂林美食(三)阿甘酒家

腊味芋头丝
腊味芋头丝

阿甘酒家在桂林各种美食榜都是极力推荐的,这次在桂林最后一个晚饭就选在这儿了,快到9点,服务员仍然非常热情,非常积极的帮我们选座位,推荐菜品。这次没有再点鱼了,根据点评上其他顾客的推荐,点了「腊味芋头丝」,「石磨粉水晶虾」,「金牌捞粉」,芋头很是美味,香肠的肥腻和芋头的粉嫩相得益彰,不愧得过奖的菜品,这次还是分量有些多,没有吃完,虾子味道还行,里面的石墨粉有点像混沌皮,捞粉实在就撑的吃不下了

继续阅读“桂林美食(三)阿甘酒家”

桂林美食(二)桂林米粉

桂林米粉
桂林米粉

来桂林肯定要尝一尝当地的米粉,其实说到米粉,南昌的拌粉,炒粉也是非常有名,堪称一绝,那么桂林的特色在哪里呢?这家胜利米粉店的老板说了两个字,卤水,各种食材熬制而成的香喷喷卤水!正宗的桂林米粉一般不放汤,直接拌着卤水,还加以脆香爽口的锅烧,锅烧就是被炸到金黄的五花肉,吃完后再喝上旁边桶里的汤,十分惬意。

老板是个老人家,开朗健谈,说起以前上湖南卫视天天向上PK米粉的故事头头是道,墙上到处都是名人故事,值得来吃。
PS:别点螺蛳粉,真的放了螺丝,还是漓江里的,想吃正宗螺蛳粉还是去柳州吧

推荐米粉店:
胜利米粉(西城步行街店)
同来馆米粉(很多分店,具体可以地图搜下哪个离你近)
崇善米粉(同上)

桂林美食(一) 椿记烧鹅

椿记烧鹅在桂林各大美食排行榜都稳居首位,这次就住在西城步行街这,离椿记烧鹅中山店才200米,附近还有象鼻山,两江四湖码头,地理位置优越。下午爬完象鼻山,五点左右赶紧就过来,首先就点了小份烧鹅,榴莲酥,酱爆鹅肝,芒果蛋等招牌菜,烧鹅外焦里嫩,金黄的脆皮让人欲罢不能,感觉比烤鸭更有味道,就是有点油腻,搭配点米饭,蔬菜吃更好,榴莲酥造型别致,一个个小天鹅栩栩如生,酱爆鹅肝分量很足,一定要趁热使用,凉了就没那个味道了。花菇煮豆腐味道也不错,但来两人都撑到了,没有吃完……

椿记烧鹅
椿记烧鹅

继续阅读“桂林美食(一) 椿记烧鹅”

教程: 使用官方一键安装NextCloud,创建自己的私有云盘

相信很多人都听过 OwnCloud.Nextcloud 就是 OwnCloud 主创人员出走创立的新品牌 . 所以无论在使用还是界面体验上和 owncloud 非常像 .

国内网盘隐私问题堪忧 , 唯存的大容量百度盘又各种作死 . 而 Google Drive 又要梯子才能用 . 自己架设个私有云盘自娱自乐也蛮好的 .

NextCloud 社区有非常多人开发了很多应用 , 现在就有 RSS 阅读器 ,Markdown 编辑器 , 通讯录 , 脑图 , 日程安排等应用 , 如果有些额外的需求 , 它又不仅仅是一个私有云盘 . 唯一可惜的就是这些应用只支持 web 形式使用 .app 上目前还不支持 .

NextCloud 官网
官网 :https://nextcloud.com/

一键安装包官网 :nextcloud snap : https://github.com/nextcloud/nextcloud-snap

NextCloud 一键安装方法
建议安装 Ubuntu 系统 , 因为官方一键包用的是 snap,centos 还未支持 . 所以 Ubuntu 是目前最简单的安装系统 .

sudo apt-get update
sudo apt-get install snap
sudo apt-get install snapd
sudo snap install nextcloud

OK, 搞定 . 简单吧 .

这时你可以使用服务器 IP 访问 , 如果你想用域名访问 , 只要把域名指到这个 IP 就可以 , 用域名访问的时候 ,nextcloud 就会询问你是否绑定这个域名 .

第一次访问 , 会提示你设置下管理员的帐号和密码

启用 SSL, 使用 https 访问

sudo nextcloud.enable-https lets-encrypt

系统就会自动申请 lets-encrypt 证书并启用 . 也很简单吧 .

以后升级的话

sudo snap refresh nextcloud
关于数据备份
数据库的文件夹 :/var/snap/nextcloud/current/

数据库文件夹包含了 :

Apache, PHP, MySQL, and Redis logs
Keys and certificates
MySQL database
Redis database
Nextcloud config
Any Nextcloud apps installed by the user
文件保存的文件夹 :/var/snap/nextcloud/common/

文件夹包含了 :

Nextcloud data
Nextcloud logs
把数据库和文件的文件夹都备份就可以拉

十二个有趣的英文单词的词源

一般英文中查词用的是wiki dictionary (Wiktionary),真心不错,词义广,还有诸多同义词。另外还会用到Google中的词典,搜索栏输入“define X” 便可(X 为你想要查的词)。词义出现后还会有个下拉栏,其中会有那词的起源。无聊的时候看看英语词的起源也是好好玩的。

1. quarantine: 检疫;隔离;这个词来自于法语的”qarante”,法语中为数字“40”。古时候若是某艘进港的货船被怀疑有传染病,会被拒绝登岸40天。

2. hazard: 危险;来自于阿拉伯语的“al zahr”,居然是骰子的意思!(还有机会,运气的解释)

3. disaster: 灾难;来自于希腊语。“dis”这个前缀大家都熟悉,这里的意思是“坏的”,“aster”在希腊语中是星星的意思。古希腊人认为一切的灾难开始于不河蟹的行星位置。

4. loophole: 漏洞;这个还有一个渐久的解释就是“枪孔”。其实本来是指城堡上供给弓箭手射箭的洞口。

5. nice: 好,棒;终于等到我大NICE出场了,这个词在日常口语中可是常客啊!不过它来自于拉丁语的nescius,意思是“无知的,愚昧的”。之后发展到Middle English的时候,意思变成了stupid。再过几百年却变成了good的亲戚。

6. muscle:肌肉;这个。。。你知道是来自拉丁的mus嘛?Mus就是老鼠,apparently古人认为肌肉看起来和老鼠差不多的,就从这个演变过来啦!

7. berserk: 狂怒地,狂暴地;这个词来自于斯堪的纳维亚语,其实意思是斯堪的纳维亚勇猛的战士(berserkr)此词略显高大上,用在essay不错,可以说某人goes berserk.

8. jeans: 牛仔裤;这个常见吧?一说源自意大利城市热那亚的名字, Genova

9. curfew: 宵禁;由两个法语词汇,“couvrir”和“feu”,组成,法语中意思是“cover fire”!盖住火?!

10. nightmare: 噩梦;这个词来自于旧英语中的mare。Mare是什么?Mare是一个晚上来到你床边的恶魔,将睡梦中的你弄到窒息而死……

11. tragedy: 悲剧;这个词嘛,来自于希腊语的tragōidia,本指“雄羊的歌”! (”Song of the male goat”)我去!

12. addict:瘾君子;上瘾;很久以前,罗马帝国奖赏士兵的奴隶就叫做addict (addict 是拉丁语中的奴隶)……不过瘾君子也算是毒品的奴隶吧!

国家体育总局:举办2018年全国电子竞技公开赛(含绝地求生表演赛)

希望在游戏这块能尽早开放,好游戏才能引导青年正确的三观。

[国家体育总局:举办2018年全国电子竞技公开赛]日前,国家体育总局发布《关于举办2018年全国电子竞技公开赛的通知》。其中,《绝地求生》列入表演赛,《英雄联盟》《星际争霸2》《炉石传说》则列为正式比赛。总决赛将在12月进行,冠亚军取得国家集训队资格。

继续阅读“国家体育总局:举办2018年全国电子竞技公开赛(含绝地求生表演赛)”

Whataboutism “那又怎么说”主义的诡辩术

关键词:Whataboutism “那又怎么说”主义
《纽约时报》最近的一篇观点文章讨论了美国连锁披萨店“棒约翰”(Papa John’s)创始人约翰·施耐特(John Schnatter)因种族歧视言论遭批评一事。施耐特辩称,肯德基(KFC)的创始人桑德斯没有因为更具有歧视性的言论受到抨击。文章作者本·亚哥达(Ben Yagoda)则指出,他并没有找到桑德斯的相关言论。对于施耐特的这套说法,他评论道:
施耐特是在做一个‘那又怎么说’的论述。
Mr. Schnatter was making a what-about argument.
亚哥达认为,当今的一个政治或意识形态观点,或是对舆论批评的防御,都可能是“那又怎么说”主义的展现。他提到了这个情境:
特朗普反对者说:“他对待女性的行为很可恶。
特朗普支持者反问:“那比尔·克林顿不也一样?
特朗普反对者说:“一旦你承认特朗普的过错,我会欣然考虑这点。
东西皆然的“那又怎么说”
韦氏字典官网的一篇文章中指出,Whataboutism并不仅仅是在言辞上变换主题,本质上是一种对指控的逆转,认为对手犯了一种违法或者更糟糕的罪行。在冷战时期,苏联会使用“What about…”的话术来反驳对手的质疑。与Whataboutism意思相似的词还有tu quoque(你也一样)、ad hominem(对人不对事)、和red herring(刻意转移焦点)等。
“Whatabout”一词及其变体最早可能出现在北爱尔兰问题中。语言学家本·齐默尔(Ben Zimmer)提到,《爱尔兰时报》于1974年刊登了一名北爱尔兰历史老师的信,信中写道:“‘the Whatabouts’——那些回答每一次临时派爱尔兰共和军(Provisional Irish Republican Army)的谴责的人,其论点是证明‘敌人’比他们更不道德。”
在中国,鲁迅的“臭虫论”与西方的“那又怎么说”主义有异曲同工之妙。1933年,鲁迅在《外国也有》一文中提到:“凡中国所有的,外国也都有。外国人说中国多臭虫,但西洋也有臭虫。”他借此批判当时的中国人,在面对批评时会声称其他国家也有相同的错误,来掩饰自己的过错。
好的“那又怎么说”主义存在吗?
“那又怎么说”主义并不是个非黑即白的概念。举例来说,当新闻机构或监管机关出于公共利益,不带偏见(且不是为了获得党派优势)地问责、揭发公众人物的前后不一、丑闻和伪善时,这样的反问就有了正向的含义。
韦氏词典指出,最近“那又怎么说”主义的使用率上升,表明了它可能仍具有持久性——至少在有人改变主题之前。
AMY CHANG CHIEN, BEN HUBLEY
2018年7月3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