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古屋美食:一兰拉面(锦店)

每次来日本,都想着去吃一顿一兰拉面,加上两倍辣,偏硬一点,圆润顺滑的半熟咸蛋,还真是简单而又美味的晚餐。现在自动点单机更智能了,一万日元也可以随意找零的,全程无需语言交流,很适合腼腆的中国人,啥时候引进中国就好了。

地址: 中区錦3-22-7 ARK栄

啤酒
啤酒
一兰拉面
一兰拉面
抹茶豆腐
抹茶豆腐

 

名古屋美食:世界の山ちゃん

世界的山鸡翅是名古屋当地非常有名的连锁店,鸡翅炸的也很好,价格公道,在荣附近除了这个分店,总店也在这附近。进门有个机器,选择人数,还有其他我看不懂的,反正后来就被拉进去席地而坐,其实我想选座位的,但是不知道怎么说[大哭]。烤鸡皮很好吃!记得来一份哦。菜单有中文,虽然有点像机翻……

地址: 中区栄2-2-23 アーク白川公園ビルディング

特色烤鸡翅
特色烤鸡翅
烤鸡皮
烤鸡皮

名古屋美食:乐高乐园骑士城堡餐厅

乐高乐园里最大的餐厅,位置也很多,拿盘子进去选套餐,然后出来付账的形式,付款后会给你个被子,饮料咖啡随意,价格大概1800日元每人吧。每种食物都有特色,饭也是堆成乐高造型,就是饭量不会很足,中国人会觉得有点少。孩子吃的很开心。

地址: 2-chōme-2 Kinjōfutō, Minato-ku, Nagoya, Aichi 455-0848日本

乐高乐园一角
乐高乐园一角
鱼排饭
鱼排饭
儿童套餐
儿童套餐
像乐高一样的甜点
像乐高一样的甜点

又见大阪(三)无缘见识樱花雨

这个季节历经请假、赶航班的磨难,来到大阪就是想看看樱花。开始做好攻略,想看看著名的造币局樱花通道,顺着google地图的指引,从酒店打车过去,因为上面写着didi首次使用1000日元免费,结果开租车的老人家,在我的帮助下,好不容易搞定了didi,但输入金额后,还是从我卡里划走了钱!-_-!

海外滴滴
海外滴滴
日本的士
日本的士

到了造币局,冰冷的铁门把我们锁在了外面,大大指示牌上写着4月才开放几天。

樱花通道开放通知
樱花通道开放通知

幸而大阪城离得不远,走过去10分钟,可惜事与愿违,樱花树到处都是,开了花的就那么几棵,偶尔找到的几株绽放的,我们就像宝贝一样围着拍照,路上还碰到了几个日本老太太很认真地对着天守阁画画。

日本老人在对着天守阁画画
日本老人在对着天守阁画画
难得开放的樱花
难得开放的樱花
大阪城的乌鸦
大阪城的乌鸦

又见大阪(二)鸟贵族烧烤

【鸟贵族】日式烧烤
方正的小隔间-不同菜式却统一的价格-清一色的摆盘-一如既往日式温馨的服务…
金国猕猴桃酒@下町威士忌苏打[爱心]简简单单真好!
后来又多点了一杯日式清酒🍶,有点上头,呵呵,安静的日本人,压抑了一天,在这里叽叽喳喳,好像回到了国内[呲牙],撸起串来,地球人都是一样一样的

中文菜单
中文菜单
日本烧酒
日本烧酒
调制威士忌和果味酒
调制威士忌和果味酒
白虾
白虾
骨肉烤串
骨肉烤串

又见大阪(一)牛骨ら~めん ぶっこ志

第二次来大阪了,今天正好碰到春分,很多店家休息,随缘走到这家牛骨拉面馆,牛骨ら~めん ぶっこ志(北浜店),一位老人家带着个年轻人,貌似父子店,点菜先放现金再按拉面,拉面的味道很好,不逊于久负盛名的一兰拉面,日本人的工匠精神在细节上体现和传承的很到位。下面这些图片我传到了大众点评,所以自带水印。

拉面馆
拉面馆
桌面
桌面
拉面
拉面

一碗饣它 (sha) 汤

饣它 (sha) 汤
饣它 (sha) 汤
来徐州才第一次听说饣它汤,其实饣它是一个字,念sha平声,电脑里打不出这个字,一般用食它代替,本地人一看便知。这应该是徐州人独有的特色早餐,我去的是青年路的二部,店面不大,对面是花园巷小学。里面的布置和我二十多年前对老店面的记忆差不多,但还是干净整洁。我要了一份饣它汤,加蛋的,结果收营阿姨从身旁一个大框里直接给我个鸡蛋,冰凉凉,好像还是生的,我有点懵,拿票去后面盛汤的地方,师傅熟练的收了票,食指一勾,“拿蛋来”,我赶紧递上,他手中的鸡蛋对碗沿一敲,蛋白裹着蛋黄滑入碗中,蛋壳随手就扔到垃圾筐里,一气呵成。师傅用筷子在碗里搅拌搅拌,再拿大勺从锅里舀起汤汁,浇在蛋液上,这就算成品了。
我小心翼翼的端到桌上,网上搜索了下,原来饣它汤传说起源于彭祖的“雉羹”,以鸡汤为基础,伴以麦片、面筋、胡椒粉、绿豆等原料,不过熬好的汤汁已经看不出这些原料了,入口有些烫嘴,喝下去即柔又顺,配着牛肉锅贴和同为本地特有的八股油条,不输星级酒店的自助早餐,再多的选择,也不如这一碗饣它汤。

法国旅行的几件小事

塞纳河边的书摊
塞纳河边的书摊

看到瑞典中国游客这个事,现在舆论有些反转,其实并不令我意外。我无意去评判瑞典这件事的缘由,但我相信瑞典政府及司法系统的公信力。
几年前我陪孩子妈去欧洲旅行时,也是差不多的情况,当时第一次出远门,又是自由行,我也很是紧张。出发前还碰到法航大罢工,导致临时改签提前一天到达巴黎,凌晨5点到的酒店,我看了订单写的下午1点后才能入住,前台也很友好的提醒了我们,告诉我们可以“left luggage ,Look around”,我们也很愉快的先去看了凯旋门,逛了逛香榭丽舍大街,吃完午饭再回酒店安顿的。
另一次是从枫丹白露坐火车回巴黎时,最近一班马上要出发了,现场只有自动售票机,却仅限硬币或者外币信用卡。这时车站保安看到我们很着急的样子,跑过来帮忙,看着他俊朗的外表,我选择信任,把硬币倒在他手中,他数了好几遍,很遗憾的一摊手,还差一分…..然后指了指窗口紧闭的售票处,告诉我们再等10分钟上班时间就可以用纸币买了。谢过他之后,我们安安静静等到窗口的金发大姐拉开挡板伸个懒腰准点开工,坐了下一班火车回去。
还有一件关于吃饭的事,我们准备离开尼斯时,想早点吃完午饭,赶去机场,拖着行李箱在广场周围寻找着,路过trapadvisor推荐的一个餐馆时,正想坐下,服务员却走过来,两臂交叉,做了一个X的手势,申明这里还没营业,请我们离开,我看看表,离他们的营业时间也就差10分钟,只好无奈的拖着箱子去Paul点了几个马卡龙了事。
也许按照中国的思维,上面这些事可能都会用另外一种方式解决,我能早点入住,也能准点赶上火车,还可以在餐馆吃上午餐。但这毕竟不是在中国,规矩不光在纸上或者墙上写着,还被大家认真执行着,有钱不可任性,有权也不是那么好使,这才是一个社会文明度的体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