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美食(二)红墙记忆

来成都玩,住在附近,没想到周围美食藏龙卧虎,细看以后,选择了这家。事实证明,选择很正确,点了猛龙过江,其实是和水煮鱼片很接近,但味道非常棒,还有土豆泥沙拉,美味至极。橙香鸭脯也是令人眼前一亮,橙子和鸭肉相辅相成,十分开胃。人均70多,这次只有两人,不浪费就没点大漠风沙排骨,下次再来。
这家店老板应该是延边那里的吧,因为看到了朝鲜风味的玉米酒,哈哈。
店面外
店面外

继续阅读“成都美食(二)红墙记忆”

成都美食(一)逍遥烫特色串串

有几年没来成都了,因为住在宽窄巷子附近,一下飞机就赶过来,虽然已经9点多,但还是排了一小会队才轮到自己。串串现在已经到处都是,这家店的装修风格有点独特,有个小伙子特别热心,风风火火。大约两人吃了100多,人均50多,消费也很实惠,味道很好。

继续阅读“成都美食(一)逍遥烫特色串串”

桂林美食(四)老表记之螺蛳鸭脚煲

最近各大城市都流行怀旧主题风格的饭店,大概就是70-80年代的布置,这家老表记也是,第一看这种风味还觉得新鲜,时间长了就不过如此了。吃饭,还要看口味!这次选了网上推荐的几个菜,味道很好!螺蛳鸭脚煲必点,螺丝吊味,鸭脚劲爽,啃的很有味道,之前只吃过煮的拌的桂林米粉,这次发现炒的味道更好,有嚼劲,入味。炸蔬菜丸子也不错,菜名不记得了。
强烈推荐来桂林的游客专程来吃一次。

老表记螺蛳鸭脚煲
老表记螺蛳鸭脚煲

继续阅读“桂林美食(四)老表记之螺蛳鸭脚煲”

桂林美食(三)阿甘酒家

腊味芋头丝
腊味芋头丝

阿甘酒家在桂林各种美食榜都是极力推荐的,这次在桂林最后一个晚饭就选在这儿了,快到9点,服务员仍然非常热情,非常积极的帮我们选座位,推荐菜品。这次没有再点鱼了,根据点评上其他顾客的推荐,点了「腊味芋头丝」,「石磨粉水晶虾」,「金牌捞粉」,芋头很是美味,香肠的肥腻和芋头的粉嫩相得益彰,不愧得过奖的菜品,这次还是分量有些多,没有吃完,虾子味道还行,里面的石墨粉有点像混沌皮,捞粉实在就撑的吃不下了

继续阅读“桂林美食(三)阿甘酒家”

桂林美食(二)桂林米粉

桂林米粉
桂林米粉

来桂林肯定要尝一尝当地的米粉,其实说到米粉,南昌的拌粉,炒粉也是非常有名,堪称一绝,那么桂林的特色在哪里呢?这家胜利米粉店的老板说了两个字,卤水,各种食材熬制而成的香喷喷卤水!正宗的桂林米粉一般不放汤,直接拌着卤水,还加以脆香爽口的锅烧,锅烧就是被炸到金黄的五花肉,吃完后再喝上旁边桶里的汤,十分惬意。

老板是个老人家,开朗健谈,说起以前上湖南卫视天天向上PK米粉的故事头头是道,墙上到处都是名人故事,值得来吃。
PS:别点螺蛳粉,真的放了螺丝,还是漓江里的,想吃正宗螺蛳粉还是去柳州吧

推荐米粉店:
胜利米粉(西城步行街店)
同来馆米粉(很多分店,具体可以地图搜下哪个离你近)
崇善米粉(同上)

桂林美食(一) 椿记烧鹅

椿记烧鹅在桂林各大美食排行榜都稳居首位,这次就住在西城步行街这,离椿记烧鹅中山店才200米,附近还有象鼻山,两江四湖码头,地理位置优越。下午爬完象鼻山,五点左右赶紧就过来,首先就点了小份烧鹅,榴莲酥,酱爆鹅肝,芒果蛋等招牌菜,烧鹅外焦里嫩,金黄的脆皮让人欲罢不能,感觉比烤鸭更有味道,就是有点油腻,搭配点米饭,蔬菜吃更好,榴莲酥造型别致,一个个小天鹅栩栩如生,酱爆鹅肝分量很足,一定要趁热使用,凉了就没那个味道了。花菇煮豆腐味道也不错,但来两人都撑到了,没有吃完……

椿记烧鹅
椿记烧鹅

继续阅读“桂林美食(一) 椿记烧鹅”

退休后,他们在5年中游历了80个国家 Two for the Road in 80 Countries (and Counting)

5月,黛比和迈克尔·坎贝尔在北京。 SENIOR NOMADS
5月,黛比和迈克尔·坎贝尔在北京。 SENIOR NOMADS
In 2013, Michael and Debbie Campbell were a married couple living in Seattle and approaching retirement with financial trepidation and the looming question, What’s next? Today, they are the Senior Nomads — travelers who live full-time on the road, staying in Airbnbs around the world.
2013年,迈克尔和德比·坎贝尔是一对生活在西雅图的夫妇,他们即将退休,没有太多钱,迫在眉睫的问题是,接下来干什么?现在,他们是老年游民(Senior Nomads)——在世界各地的爱彼迎(Airbnb)客房辗转,成为全职的旅行者。
We profiled the couple when they were two years and 31 countries into their journey, renting out their home in Seattle should they want to return. Since then, they have sold the house and visited a total of 80 countries, spending an average of $92 a night on lodging (their target in setting out was $90). They have also become an inspiration to many retirees, who write them emails and, in some cases, have followed their lead.
我们曾经介绍了这对夫妇在两年时间里游历31个国家的经历,当时他们把西雅图的房子租了出去,这样他们回来还可以住。之后,他们把房子卖掉,一共去了80个国家,平均每晚的住宿费用是92美元(他们的目标是90美元)。他们给很多退休人员带来启发,这些人写来电子邮件,有些开始效仿他们。
“We’ve been to old places like Ephesus, Pompeii and Petra,” Mr. Campbell, 72, said. “We saw Handel’s Messiah performed in Granada, Spain. Very few will know this, but Kazakhstan held Expo 2017 in their capital of Astana. We went to that.”
“我们去了以弗所、庞贝和佩特拉等老地方,”72岁的坎贝尔先生说。“我们在西班牙的格拉纳达看了亨德尔的歌剧《弥赛亚》。很少有人知道,2017年的世博会是在哈萨克斯坦首都阿斯塔纳举办的。我们也去了。”
Ms. Campbell, 62, added, “Since we’re not going home, we just set a path and say, ‘Where can we go from here?’”
62岁的坎贝尔夫人补充说,“既然我们不回家,我们就设定一条路线,然后说,‘我们从这里能去哪里?’”
Below are edited excerpts from a conversation with the Campbells as the Nomads mark their fifth anniversary on the road in July. They spoke via FaceTime from Tokyo, a part of the world they were visiting for the first time.
7月是这对游民夫妇在路上的第五个年头,以下是对他们采访的节选,内容经过编辑。他们在东京通过FaceTime接受采访,这是他们第一次去那里。
So how are your accommodations in Toyko?
你们在东京住得怎么样?
Ms. Campbell It’s the smallest Airbnb we have ever stayed in out of 191. It’s the size of a small single-car garage. But I managed to cook dinner in the galley kitchen.
坎贝尔夫人:在我们住过的191个爱彼迎房间当中,这是最小的一个。它只有一间停一辆车的车库那么大。但我还是设法在厨房做饭。
Mr. Campbell The first part of the year we were five weeks in New Zealand, then a month in Australia, then working from Singapore north through Asia. We’ve been to Malaysia, Cambodia, Beijing, Hong Kong, Seoul and then here. We’re leaving tomorrow for Kyoto.
坎贝尔先生:今年上半年,我们在新西兰待了五周,然后在澳大利亚住了一个月,之后从新加坡一路往北穿过亚洲。我们去了马来西亚、柬埔寨、北京、香港、首尔,然后来到这里。我们明天去京都。
Of all the places you’ve traveled to, can you talk about a few moments that stand out?
在你们去过的所有地方,你能说说那些让人难忘的时刻吗?
Ms. Campbell One of our goals is to be where history is in the making. We decided to go to London, to spend one week there before the Brexit vote and one week after. We ended up staying in this little lane of 40 houses in Peckham Rye. The neighbors came out in the morning bleary-eyed, like, ‘What just happened?’
坎贝尔夫人:我们的目标之一,就是去正在创造历史的地方。我们决定去伦敦,在英国脱欧公投前的一周和之后的一周待在那里。我们最后在佩克姆赖伊有40栋房子的一条小路上住了下来。邻居们早上睡眼惺忪地出现,问,“刚刚发生了什么事?”
Mr. Campbell So many Americans have been to Omaha Beach and the American cemetery in France. But someone tipped us off to the German cemetery. The gravestones aren’t white; they’re black stone crosses. How many Germans go to pay tribute to the Germans who died at Normandy? Our perception is very few visitors.
坎贝尔先生:很多美国人都去过法国的奥马哈海滩和美军墓地。但有人提醒我们去德军墓地看看。那里的墓碑不是白色的,而是黑色的石头十字架。有多少德国人会去悼念死在诺曼底的德国人?我们的感觉是不多。
Are you different people than you were five years ago? If so, how?
你们跟五年前比,有什么不同吗?如果有的话,是怎样的不同?
Ms. Campbell It’s a gradual change that comes over you. For myself, I’m much braver than I was, more willing to go through any door, happy with less. I have slowed things way down. We have the luxury of time. We’ve really become flexible. We’ve become tolerant and gracious with each other. There’s a lot of grace in our marriage.
坎贝尔夫人:这是一个逐渐发生的变化。就我自己来说,我比过去的胆子大了,走进任何一扇门都不是问题,而且变得知足常乐。我放慢了速度。我们有充裕的时间。我们懂得变通了。变得对彼此宽容和仁慈。我们的婚姻中有很多美好的东西。
Mr. Campbell The marriage has never been stronger. Debbie is left-handed, I’m right-handed. She’s creative, I’m an Excel spreadsheet guy. Yet we’ve been able to bring those skills together to divide the chores, and we’re rowing the boat in the same direction. We have purpose. You wouldn’t want to do this with anyone but your best friend.
坎贝尔先生:我们的婚姻从未如此牢固。黛比是左撇子,我是右撇子。她很有创意,我是一个事事都按Excel表格的人。然而,我们能把这些技能结合在一起分配各种事务,我们正向着同一个方向努力。我们有目标。你只想和你最好的朋友一起做这种事。
You’ve also become role models for people young and old, unexpectedly.
你们出乎意料地成了年轻人和老年人的榜样。
Ms. Campbell Oh my god, I’ve looked at my phone more than once and said, ‘We have a job. How did that happen?’ I’ve written 154 blog posts now. I’ve picked up my game on Instagram. We’ve launched a lot of nomads. People write us: “We’re leaving in three months.” Everyone, no matter what age, says, ‘You are living our dream.’
坎贝尔夫人:我的天,我不止一次地看着手机说:‘我们简直有了工作。这是怎么回事?’我现在写了154篇博客。我在Instagram上非常活跃。我们促成了很多人成为游牧族。人们给我们写信:“我们三个月内就要动身了。”老老少少都会跟我们说,“你们实现了我们的梦想。”
Mr. Campbell We hope we will inspire people to follow their own North Star when it comes to retirement. They probably have a series of no’s that are comfortable for them: why they aren’t starting a business, why they aren’t riding a bike across the country, whatever.
坎贝尔先生:我们希望能激励人们在退休后追求自己的目标和方向。可能有一系列事情,是他们没有信心去做的:不管怎么说,他们为什么不创业,为什么不骑行穿越全国各地呢。
You may not have become the Senior Nomads 15 years ago, before digital technology changed travel. Besides Airbnb, what apps or websites do you rely on?
15年前,在数字技术改变旅行之前,你们可能不会成为资深游牧族。除了爱彼迎,你们还依赖哪些手机应用或网站?
Ms. Campbell Michael sat down and had 600 words on paper in 10 minutes describing all the ways we use technology to do what we are doing and the list was staggering. From free library books for our Kindles to Google Translate. I like Culture Trip. You can type in any city and it gives you interesting things to do there.
坎贝尔夫人:有一次,迈克尔坐下来,在10分钟内写了600字,描述了我们如何以各种方式利用科技做到了我们现在做的事情,这个名单非常惊人。从我们的Kindle免费书籍到谷歌翻译。我喜欢Culture Trip。你可以在上面输入任何城市,它会告诉你在那儿能做什么有趣的事情。
Mr. Campbell Skyscanner is my go to flight website. Rome2rio helps you plan travel between any two cities in the world, whether to go by plane, train, bus.
坎贝尔先生:Skyscanner是我最常用的乘飞机网站。Rome2rio可以帮助你计划在世界上任何两个城市之间的旅行,无论是乘坐飞机、火车,还是公共汽车。
You manage your money carefully in order to keep traveling. Have you ever said, “Forget the budget”?
为了继续旅行,你们得小心管理金钱。你们有没有哪次说过,“不管预算了”?
Ms. Campbell I’d have to put Michael to bed. Delirium would set in. What we did do one time to take a break is we spent a week on a boat out of Montenegro. Up the coast to Dubrovnik and back. And I got a tattoo and went on safari in Tanzania for my 60th birthday.
坎贝尔夫人:那我就得逼着迈克尔上床睡觉了。否则他会兴奋过头。确实有一次,我们放松了一下,在黑山的一条船上过了一星期。沿着海岸到达杜布罗夫尼克,然后返回。还有一次,我们在坦桑尼亚游猎,庆祝我的60岁生日,我做了一个文身。
Mr. Campbell We’re going back to Europe over the summer. We’ve rented three different boats in three different countries. We will sit in the marina. The first one is in early July in Croatia, the second is in Valencia, the third is the South of France, near Nice. That’s a splurge.
坎贝尔先生:我们要在夏天回到欧洲。我们已经在三个不同的国家租了三艘不同的船。我们会待在码头。第一个是7月初在克罗地亚,第二个是在瓦伦西亚,第三个是法国南部,靠近尼斯。真是挥霍。
2017年,黛比·坎贝尔和坦桑尼亚一个村庄的居民。 SENIOR NOMADS
2017年,黛比·坎贝尔和坦桑尼亚一个村庄的居民。 SENIOR NOMADS
How long can you keep this up?
你们能坚持多久?
Mr. Campbell Once a year we go back to Seattle and we go, ‘Well, maybe this is the end.’ Each time, within a few weeks, we decide we want to keep going. As we sit here, we’ve got plans through early October. It’s hard to know how we will feel when we get back. We could get back going, ‘God, that was enough.’ Or three weeks later, we could go, ‘We haven’t seen South America yet.’
坎贝尔先生:我们一年回一次西雅图,我们会说,“好吧,也许这就是结束了。”每一次,不出几周,我们就决定继续旅行。当我们坐在这儿的时候,我们已经有了10月初的计划。现在很难知道等我们回来时会有什么感受。我们可能会回去,心里想,“天哪,已经足够了。”或许过了三个星期,我们又会说,“我们还没去过南美洲呢。”
Ms. Campbell We’ve been able to sustain it for five years. We’re not in debt. I’ve crossed over into Social Security land. It turns out that it’s possible.
坎贝尔夫人:我们已经维持五年了。我们没有债务。我已经进入了社会保障领域。事实证明这是有可能的。
Mr. Campbell We have five tick boxes: are we having fun? are we learning? are we healthy? are we sort of in budget? and are we in love? Fortunately, we’ve both been on the same page every time we’ve had to cross that bridge.
坎贝尔先生:我们有五个用来自问的选项:我们玩得开心吗?我们在学习吗?我们健康吗?我们基本在预算范围内吗?我们相爱吗?幸运的是,每当我们必须做决定时,我们的意见都保持一致。
纽约时报  STEVEN KURUTZ
2018年7月20日

纽约时报:在《卡萨布兰卡》咖啡馆追忆旧时光

卡萨布兰卡的里克咖啡馆。 KSENIA KULESHOVA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卡萨布兰卡的里克咖啡馆。 KSENIA KULESHOVA FOR THE NEW YORK TIMES

摩洛哥卡萨布兰卡——随着时间的推移,有些事情会变得更好。里克咖啡馆(Rick’s Café)便是其中之一。

最近的一天,在一次前往摩洛哥南部的风筝冲浪度假之行时,英国巴斯的克里斯·凯利(Chris Kelley)在那里吃了一次午餐,并且表示这个老地方的精心修复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跟电影《卡萨布兰卡》(Casablanca)里的那个咖啡馆一模一样。

像这里的许多客人一样,凯利惊讶地发现,里克美式咖啡馆除了在好莱坞一个片场以外,从未真的存在过。亨弗莱·鲍嘉(Humphrey Bogart)和英格丽·褒曼(Ingrid Bergman)主演的那部经典影片就是在那个片场中诞生的。

那是1942年,世界还处于战争中,这座与影片齐名的城市当时为轴心国所占领。里克只是编剧想象出来的虚构人物。

卡萨布兰卡现实中的里克咖啡馆背后的老板和创始人是一位名叫凯西·克里格(Kathy Kriger)的前美国外交官。

“我们想完全还原电影里的场景,而且还不止于此,”她说。

里克咖啡馆的拥有者凯西·克里格。 KSENIA KULESHOVA FOR THE NEW YORK TIMES
里克咖啡馆的拥有者凯西·克里格。 KSENIA KULESHOVA FOR THE NEW YORK TIMES

12个由圆柱支撑起来的白色拱门构成了主用餐区的框架,上方是三层高、八角形的穹顶,绿色的皮质镶边装饰着曲面吧台。角落的棕榈树,挂在上方的黄铜吊灯,放在桌上的串珠台灯和一架严丝合缝地放入拱门的袖珍三角钢琴,让人觉得仿佛置身于当年的场景中。

无独有偶,在很多个晚上,你都能在酒吧角落找到站在那里的克里格,遵照指示的侍者会不断为她的酒杯倒满水,直至晚上11点,才能喝上一杯摩洛哥瓦干白葡萄酒。许多常客都称她为“里克女士”。

里克咖啡馆的化为现实和“二战”毫无干系,但却与当代对恐怖主义的战争,以及克里格个人在其中的微小作用有所关联。对于伟大艺术作品经久不衰的力量,影响现实生活中的个人命运,它也很有发言权。

像许多美国人一样,克里格一直以来都是《卡萨布兰卡》的忠实影迷,这部影片也常常登上影评人有史以来十大最佳电影的榜单。她第一次观看这部电影时是1974年,当时她在自己的家乡俄勒冈州波特兰。

“影片最后,每个人都站起来鼓掌了,”她说。

克里格后来在国务院就职,后者将她以商务参赞的身份派驻到了这个大西洋沿海港口,这里是摩洛哥的商业中心,也是该国最大的城市。

当她发现这里没有里克咖啡馆后感到十分震惊,在她看来,这是一个被错失掉的营销机会。

然后9·11袭击就来了,还有在她看来在美国出现的对穆斯林的反弹。她想对抗这种反弹,她说。

于是她决定,达成这个目的的一个好方法,是展示出一名单独在穆斯林社会工作生活的女性,也能做像里克咖啡馆这样的生意,以其作为社会包容的典范、一个问题重重世界的避难所。

克里格把自己的养老金都提了出来,在卡萨布兰卡老城老麦地那找到了一座古老、宏伟的破旧住宅,那里当时是,今天也依旧是一个破烂不堪,垃圾遍地的地方。

里克咖啡馆的入口,有两棵皇家棕榈树。 KSENIA KULESHOVA FOR THE NEW YORK TIMES
里克咖啡馆的入口,有两棵皇家棕榈树。 KSENIA KULESHOVA FOR THE NEW YORK TIMES

房子看起来很不起眼,但它面对着港口,前门的两侧种着皇家棕榈树,里面则是一个未经雕琢的建筑宝石。她招募了著名室内设计师比尔·威利斯(Bill Willis)帮忙重建,然后去一家摩洛哥银行贷了一笔款。

贷款的数目不够,于是克里格开始给美国的朋友发邮件,里面的提议是这么开头的:“在全世界所有小镇里的杜松子酒酒吧中,这就是你要找的那一家了。”

他们中许多人对开一家真实的里克咖啡馆作出了积极回应。她将自己的筹款行动称作“围捕非常嫌犯”,这也成为了拥有该俱乐部的公司实体名称的来源。

2002年,当她筹款时,美国对伊斯兰极端分子的财务状况非常怀疑,因此她主动前往财政部,解释人们为什么将钱汇给卡萨布兰卡的非常嫌犯匿名社团(Usual Suspect Société Anonyme)。

她说,即便如此,她在内布拉斯加州林肯市的一位投资者还是被当地联邦调查局办公室访问,质疑他的这笔投资。

当地男子在卡萨布兰卡旧城老麦地那祷告,那里离咖啡馆不远。 KSENIA KULESHOVA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当地男子在卡萨布兰卡旧城老麦地那祷告,那里离咖啡馆不远。 KSENIA KULESHOVA FOR THE NEW YORK TIMES

为了招募经理,克里格面试了几位摩洛哥候选人,并且遇到了伊萨姆·查巴(Issam Chabaa)。他提到自己会弹钢琴。 “我让他给我弹一下,他坐下来,弹起了《时光流逝》(As Times Goes By),”克里格说。“他被录用了。”

自14年前开业以来,他一直和她在一起。

查巴现在管理着俱乐部的60名员工,每个星期,他仍然会有几个晚上在这里演奏爵士钢琴。每个星期总会有几个用餐者对他说,“再来一次,伊萨姆。”

查巴确实经常演奏“那首歌”,但他是个骄傲的人。如果客人说,“再来一次,山姆,”他总会纠正他们:“我的名字是伊萨姆。”

(关于历史的脚注:电影里其实没有“再来一次,山姆”这句台词;英格丽·褒曼(Ingrid Bergman)饰演的伊尔莎[Ilsa]说的是,“弹一次吧,山姆,为了旧时光。”)

克里格认为,当美国再次出现保护主义和孤立主义倾向时,她创造了一个可以展现美国和美国人伟大之处的地方。

《卡萨布兰卡》首先是一部政治宣传片,当时美国人正在讨论是否要派兵到北非,之后再前往欧洲。克里格用餐厅菜单来暗示自己的政见,其中有“奥巴马家族香辣肉酱”等菜品。它辣得令人难以置信。

她的里克咖啡馆似乎生意很好,大多数日子里,两个楼层的五个餐室里都坐满了来吃午餐和晚餐的客人。不管什么时候,这里的客人都是来自五湖四海,可以同那部电影非常国际化的角色和演员相媲美。

悬挂着的黄铜吊灯和串珠台灯让人觉得仿佛置身于当年的场景。 KSENIA KULESHOVA FOR THE NEW YORK TIMES
悬挂着的黄铜吊灯和串珠台灯让人觉得仿佛置身于当年的场景。 KSENIA KULESHOVA FOR THE NEW YORK TIMES

今年49岁的雷凯莎·安德森(Lakeitha Anderson)与其说是在旅游,不如说是在流亡,唐纳德·特朗普当选总统后,这位美国人决定离开祖国,在路上从事她的就业招聘工作。

“我喜欢这里绿洲般的感觉,”她在晚餐时说道。“特别是对于有色人种来说更是如此,我们需要从发生的一切之中抽身出来休息片刻。”

不过,电影的重点难道不是在于,像里克美式咖啡馆这样的绿洲也无法长期逃避广阔世界中发生的事情吗?

“可能是吧,”安德森说,“但我会尽可能长时间地置身事外。”

克里格今年72岁,已经离婚,她说,她打算在里克咖啡馆度过余生,不和客户打交道时,她就独自呆在酒吧的角落里。“这里是我的辅助生活中心,”她打趣说。或者正如汉弗莱·鲍嘉饰演的角色里克·布莱恩(Rick Blaine)在电影中说的:“我会死在卡萨布兰卡。这是一个死去的好地方。”

ROD NORDLAND
2018年7月11日

布达和佩斯

布达和佩斯
布达和佩斯
       第一次对布达佩斯有印象还是在20多年前,当时我还是个小学生,小舅舅送了一套名城故事的书籍,每一本书讲述一个城市的故事。细节已经忘却,只记得它是由布达和佩斯两个城市组成,中间被美丽的多瑙河分隔开来。
       10月20日我们从维也纳火车总站(WIEN HBF)出发,乘坐的是QBB 61次火车,车上也有WIFI,只是开动以后信号时断时续。这一趟车是从慕尼黑始发地利铁路公司(QBB railjet)承运,车况较好,乘客中出来游玩的年轻人居多。过了2个多小时,火车到达布达佩斯东站(BUDAPEST KELETI P),相比维也纳火车总站的现代大气,这里显的有些破旧,和20年前的南昌站相似,充满着苏式铁路系统的气息。
布达佩斯东站
布达佩斯东站1
布达佩斯东站2
布达佩斯东站2
布达佩斯东站3
布达佩斯东站3
      匈牙利虽然是欧盟国家,也是申根地区,但目前还没有进入欧元区,在当地主要使用福林(FT),部分商店也能使用欧元,可是汇率较高,对游客并不划算。一下车大厅里有个ATM机(可以选择中文界面,感觉是欧洲独一份),这里VISA全币通又派上了大用场,当时的汇率大概是1人民币≈40匈牙利福林,所以得取个几万FT才够用,有银联标识的ATM用银联卡也能取现,但每笔要手续费,且机器数量在整个欧洲都比较少,建议大家来玩还是要办个全币通。
ATM机
ATM机

我们住在宜必思布达佩斯英雄广场酒店( Ibis Budapest Heroes Square),两日大约1419人民币,含双早,旁边有塞切尼温泉浴场,我们这次没有去,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去体验下。由于匈牙利禁用UBER,公共交通是我们在这里的主要出行方式,从火车站有好几路公交可以直达酒店,在这里可以上车买票或在自动售票机购买,司机那里只有450FT的单次票,自动售票机(也配有中文!)上有地铁通用的24小时票(1650FT)和72小时票(4150FT),可以刷卡。宜必思酒店里有很多西欧来旅游的大叔大妈,他们每天跟着大巴出行,图个省心省力。房间比较整洁,也够大,性较比不错,想起当年放下箱子就转不了身的巴黎宜必思,这里简直棒极了。

公交车
公交车
自动售票机
自动售票机
宜必思酒店
宜必思酒店

放好东西,我们选择购买24小时公交票,坐地铁出行,这时大约是4点,火车上吃的小点心早已消化,就直奔当地最火的Menza餐厅。

Menza餐厅
Menza餐厅

因为来得早,没有排队,不过几乎所有的桌子都有预定,这桌也不例外,服务生提醒我们5点30分前必须结束。我们点了网友们推荐的几道菜,匈牙利Gulyás特色牛肉汤,美味的鸭肝Duck liver(本来想点鹅肝的,但服务员再三强调已经不再供应鹅肝,这个鸭肝也做的非常非常好吃,强烈推荐),还有一份羊排配米饭(这个大米不是我们东方人以为的那种味道,只是想吃米饭的就别点了),还有一杯柠檬饮料。加上10%的服务费,这顿一共15521FT,大约380人民币,相比西欧大城市,这里真算得美味又实惠了。

菜

吃完了我们就在街道上闲逛,安德拉斯大街是条主干道,两边的建筑井井有条,但离多瑙河越远的地方,就显得有些破败,街边锈蚀的护栏里面杂草丛生,一座座没有生气的建筑耸立其中,看来上次金融危机以来,匈牙利的经济还不是很景气。路过的公园里一个不大但转速很快的摩天轮,名字很有意思,叫布达佩斯之眼。有不少人在散步,还有伙人在空地上练习杂耍,有路人也饶有兴致的上去玩了几把花式抛瓶,可惜没有成功。

布达佩斯之眼
布达佩斯之眼
公园里玩杂耍的人们
公园里玩杂耍的人们

离链子桥越来越近,也越来越繁华,这里有豪华酒店、日式餐厅、宏伟的圣伊什特万大教堂,中国人也多了起来。已是夕阳西下,从佩斯望去,布达皇宫雄伟壮丽,链子桥上车来车往,游客们在两边的人行道里观赏拍照。一个美国小姑娘不断摆出各种POSE,拍到她妈妈已经厌烦地不停抱怨着,她嘶吼着把手机塞给老爸,又咔嚓咔嚓了一阵后,才心满意足的发Facebook去了。走到了布达这边,回头望去,多瑙河两岸绚丽多彩,国会大厦也是灯火通明,与布达皇宫遥相辉映,形成了一幅布达与佩斯最美丽的画面。

多瑙河
多瑙河
布达皇宫
布达皇宫
链子桥
链子桥
圣伊什特万大教堂
圣伊什特万大教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