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时报:2020年最值得去的52个地方

《纽约时报》

我们挑选出了这些目的地,希望它们能够给你带来启发,令你开怀并激励你探索世界。
1. 华盛顿
在美国首都,新餐馆、历史悠久的剧院和纪念女性参政权运动的活动
在距今一百年前的1920年8月18日,宪法第19修正案通过,美国女性赢得了投票的权利。在华盛顿,国会图书馆、国家历史博物馆和国家档案馆等机构都在举办或计划举办一些长期展览,以纪念这一里程碑事件以及那些被遗忘的人物。(它们和这座城市大部分的博物馆和纪念地一样,全都免费开放。)在这个或许会出现前所未有的政治焦虑的大选年,一些人可能会觉得来首都旅游很糟心。但近年来,特区本已十分丰富的文化底蕴和美食业迎来蓬勃发展,为游客提供了大量新鲜的景点和美味。在远离政府大楼的地方,华盛顿呈现出多元的身份,它是一座以少数族裔为主的城市,也是美国社会与国际影响融合的大都会中心。有时被称为黑色百老汇的U街地区挤满了历史悠久的剧院和音乐厅,曾是爵士乐风生水起的地方,go-go音乐也是在这里开创先河。除了为数不多但仍逐渐增加的高消米其林星级餐厅,这里还出现了一批更年轻、更先锋的餐厅,有相当地道的埃塞俄比亚和老挝菜。虽然有一种现代的、本土的、不断演变的文化渗透于城市表面,但华盛顿仍坚守其历史理想,是一座建立在共同遗产之上的城市——一个让所有美国人反思共同身份的地方,哪怕是在这个充满争议的选举年。
ROBERT RAUSCH FOR THE NEW YORK TIMES
ROBERT RAUSCH FOR THE NEW YORK TIMES
2. 英属维尔京群岛
被飓风摧毁的群岛焕发新生,增添一丝环保特色
受2017年飓风“艾玛”和“玛丽亚”的影响,英属维尔京群岛恢复缓慢。但在今年,许多度假酒店将重新开放,比如著名的瑰丽酒店小迪克斯湾店(Rosewood Little Dix Bay)。它是1964年由有保护意识的劳伦斯·洛克菲勒(Laurance Rockefeller)开发的,2017年风暴来袭时正处于翻修之中;1月它就将重新开放。在诺曼岛(Norman Island)上,计划于2020年开放的项目包括三家酒店、一个码头和一个观景台。在近海,名为Willy T的海上酒吧曾经所在的威廉·桑顿号(William Thornton)遭到破坏,现在成了人工礁石的一部分,但一艘新船取代了它。许多酒店有了新的环保特色。理查德·布兰森(Richard Branson)拥有的私人岛屿内克尔岛(Necker Island)将在4月之前完成重建工作,并将使用海洋中发现的回收塑料制成的制服;2019年,这里的度假村安装了风力涡轮机,使其可再生能源的使用比例高达90%。2020年夏季,索端游艇俱乐部(Bitter End Yacht Club)将开放一个使用回收材料建造的新船坞以及一个面向船员的市场;预计秋季还可以开放住宿服务。库珀岛海滩俱乐部(Cooper Island Beach Club)位于库珀岛,从托托拉(Tortola)坐出租船只需15分钟即可到达。该俱乐部计划推出一项服务套餐,包括岛上住宿,以及乘坐从Voyage Charters租来的新型电动游艇,做一次无排放的航行。
FEDERICO RIOS FOR THE NEW YORK TIMES
FEDERICO RIOS FOR THE NEW YORK TIMES
3. 玻利维亚,鲁雷纳瓦克
新自然保护区的启用吸引游客前往观赏珍稀猴子和粉红海豚
这座名为鲁雷纳瓦克的小镇,是通往葱翠动人的玻利维亚西北部的大门,对那些热衷支持环境可持续发展和保护濒危物种的游客来说还是一石二鸟。玻利维亚刚刚获得了世界旅游奖颁发的最佳绿色旅游目的地奖,因为它在开展生态旅游项目的同时,还为处处都是瀑布涛声、原住民群体和珍稀野生动物的整个地区的可持续发展做出了努力。在这里,游客们在马迪迪(Madidi)国家公园会看到世界上最具生物多样性的保护区之一,还有Rhukanrhuka热带雨林区,里面的天然草原面积几乎和黄石公园一样大。2019年6月,雷耶斯市政府(与野生动物保护协会和雨林信托基金合作)将Rhukanrhuka定为保护区,保护濒危的伶猴、粉红色淡水豚和其它珍稀野生动物。在其他游客到来之前,现在就去畅游这个吸引人的新去处吧。野生动物保护协会还推荐了一份可信赖的旅行社名单。
CARSTEN EGEVANG
CARSTEN EGEVANG
4. 格陵兰岛
就像冰岛一样,只不过更加广阔、偏远,暂时没有人挤人
特朗普总统想要购买半自治的丹麦领土格陵兰岛的愿望引发了笑料和外交关系紧张——也激起了人们对这座少有人问津的岛屿的兴趣(这里在2019年上半年接待游客总数还不到5万)。到2020年,新的以可持续发展为主题的探险巡航——其中一些船上都是自然主义者和环境保护主义者——使得对地球上这一人口最稀少地区的探索变得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容易了。在挪威海达路德(Hurtigruten)游轮公司制造的可减少20%碳排放的新型电力混动轮船弗里德霍夫·南森号(MS Fridtjof Nansen)上,你可以看到巨大的冰川流入伊路利萨特冰湾(Ilulissat Icefjord)这一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世界文化遗产地。林布列德探险队(Lindblad Expeditions)的新轮船国家地理耐力号(National Geographic Endurance)将驶往格陵兰岛东北国家公园(Northeast Greenland National Park),那里有冰川湖和一身蓬松毛发的麝牛。这艘船上不会有任何一次性的塑料瓶、杯子、吸管或搅拌棒。而在Abercrombie & Kent旅行社最新推出的“北风号终极冰岛和格陵兰岛之旅”中,你可以乘坐拥有废水处理系统的游轮,与著名登山家亚历克斯·潘科(Alex Pancoe)一起在格陵兰冰原上跋涉。这里一英里厚的冰盖在迅速融化,而随着2023年两个新国际机场的计划开放,现在可以说是一个不受约束探索格陵兰岛原貌的好时机。
ASANKA BRENDON RATNAYAKE FOR THE NEW YORK TIMES
ASANKA BRENDON RATNAYAKE FOR THE NEW YORK TIMES
5. 澳大利亚,金伯利地区
澳大利亚最后的荒野地带有着丰富的史诗级美景和超凡的珊瑚
澳大利亚游客最少的地方如今人气正旺,有一系列更容易抵达的自然奇观: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遗产名录的波努鲁鲁国家公园(Purnululu National Park)里的邦格尔邦格尔山脉(Bungle Bungle Range);奥尔德河与阿盖尔湖(南半球最大的淡水湖之一)的浩瀚水道;以及埃尔奎斯特(El Questro)的瀑布、峡谷和壮美地貌。这里也有新的旅游路线,包括强调澳大利亚原住民文化的Narlijia历史体验之旅,以及前往独特但即将关闭的阿盖尔钻石矿参观的翠鸟之旅。其它选择还包括在丛林和阿盖尔湖上观光飞行,以及在罗利沙洲海洋公园(Rowley Shoals Marine Park)坐船巡游印度洋上三个未受破坏的珊瑚环礁。但这里还有更多:布鲁姆市的唐人街现在重新焕发了生机,西澳大利亚美食遁世节(Western Australia Gourmet Escape)活动的范围正延伸到美酒美食家最爱的天鹅谷和玛格丽特河地区。该地区的新住宿设施包括的Yeeda牧牛场的“金伯利的呼唤”内陆豪华野营地和翻新过的金伯利金沙度假村和水疗中心,目前只招待成年游客。新的航空路线包括从墨尔本和达尔文市直飞库努拉的航班。
BETH COLLER FOR THE NEW YORK TIMES
BETH COLLER FOR THE NEW YORK TIMES
6. 加利福尼亚州,帕索罗布斯
中央海岸有最棒的托斯卡纳风
自从16年前演员保罗·吉亚马提(Paul Giamatti)在电影《杯酒人生》(Sideways)中驾车旅行并拒喝梅洛酒以来,加州中央海岸一直被称为加州的另一个葡萄酒之乡。尽管拥有300多家酒庄(奇遇酒庄和阿德莱伊达酒庄近来都扩大了规模)的帕索罗布斯无疑算得上成熟的葡萄酒庄园,但如果只当它是一连串的品酒室,那就低估了它的价值。去年秋天,艺术家布鲁斯·门罗(Bruce Munro)创作了一个名为“光场”(Field of Light)的展览,展出了占地15英亩的6万个被照亮的玻璃球,把帕索罗布斯变成了一个艺术圣地(展览持续至6月30日)。与此同时,这里已经把葡萄酒、橄榄油、奶酪和精品酒店所象征的美好生活,变成了自己的城市形象。这里的明星酒店Hotel Cheval准备在2020年增加20间客房、一个豪华水疗中心和一个无边际泳池;而新落成的酒店Hotel Piccolo则为市中心增加了裸露砖墙、屋顶酒吧和一群时髦潮人的风景线。两个街区开外,大厨朱利安·阿西奥(Julien Asseo,来自拉斯维加斯的Guy Savoy餐厅)在11月刚开了一家名为Les Petites Canailles的餐厅,主打从农场到餐桌的概念,生意火爆。还有占地1.6万平方英尺的帕索市场步行街预计将在今年开业,届时将为帕索带来一家面包房、一家精酿作坊、一家意大利冰淇淋店、一家素食奶酪店、一家橄榄油品鉴室、几家咖啡烘焙作坊以及当地特产的手工艺品。
SUSAN WRIGHT FOR THE NEW YORK TIMES
SUSAN WRIGHT FOR THE NEW YORK TIMES
7. 西西里岛
一座火山岛的可持续性再生及其烹饪遗产
西西里岛上的轰隆声不仅来自2019年开始再次喷发的埃特纳火山。一波新的绿色旅游浪潮正在席卷这个地中海岛屿,本地的非营利草根组织已经带头开展可持续的志愿旅游行动,比如“EtnAmbiente”这个于2019年上线的应用,就可以让当地居民和游客拍摄并汇报污染情况,这是全岛面临的日益严峻的问题。这些行动从2018年五个心怀担忧的人开始,发展为一个强大的互助网络,致力于减少塑料的使用,保护当地独特的景观和海洋栖息地。西西里岛的塔斯卡酒庄(Tasca d’Almitra)葡萄酒家族将一座废弃农舍改造成酿酒厂,就坐落于埃特纳火山较低一侧的山坡上,将于2020年开放,提供工作坊和品酒服务。该家族的安娜·塔斯卡·兰扎烹饪学校(Anna Tasca Lanza Cooking School)也将创立食物遗产协会(Food Heritage Association),一个宣传西西里食材的非营利组织。去年,“历史美味列车(Historic Trains of Taste)”开始运营,这是一系列风景优美的铁路短途旅行,最近还与“慢食西西里(Slow Food Sicily)”合作,带游客前往没那么知名的美食和葡萄酒景点。酒店餐厅Zash就是其中的景点之一,位于埃特纳山脚一片柑橘园的中心,在2020年获得了第一颗米其林星。Uncovr是一家专注于西西里岛的小型旅行社(最多接待8名游客),它将在2020年推出面向当地食品生产商和艺术家的电动车旅游路线。巴勒莫将会新建更多住宿设施,包括罗克福特(Rocco Forte)集团旗下的别墅酒店,可以提供不使用塑料的便利设施,比如稻草人字拖与盒装水;而致力于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Sustainable Development Goals)的连锁酒店集团NH Hotel Group也将对其位于巴勒莫的酒店进行重大翻新。
ANDREAS MEICHSNER FOR THE NEW YORK TIMES
ANDREAS MEICHSNER FOR THE NEW YORK TIMES
8. 奥地利,萨尔茨堡
著名音乐节百年纪念期间的莫扎特、大师和甜蜜舒芙蕾
山间依旧飘荡着熟悉的声音。奥地利的萨尔茨堡每年都会吸引大批游客前来莫扎特出生的明黄色联排别墅和《音乐之声》里朱莉·安德鲁斯(Julie Andrews)教冯·特拉普家的孩子们学习哆来咪的米拉贝尔花园(Mirabell Gardens)。而这里在今年成为朝圣之旅,还有另外一个原因:萨尔茨堡音乐节(Salzburg Festival)今夏迎来第一百届,它可以说是属于古典音乐的达沃斯论坛或迪士尼乐园。届时安娜·奈瑞贝科(Anna Netrebko)、塞西莉亚·芭托莉(Cecilia Bartoli)两位歌剧女高音将轮番登台,还会有一些世界上最优秀的指挥家和独奏家的表演;驻场乐团也将一如既往地会是无与伦比的维也纳爱乐乐团(Vienna Philharmonic)。迷人的萨尔茨堡木偶剧院(Salzburg Marionette Theater)提供的演出规模(和价格)较小。五音不全的人可以去欣赏“老城”的巴洛克华美、赫茨尔(Herzl)美味的维也纳炸肉排、还有让人上瘾的当地街边小吃、博斯纳香肠。要去附近的阿尔卑斯山顶峰昂特斯堡(Untersberg),有市内巴士和缆车可达。而在这里巨大的咖啡馆,你可得到另一种登顶的享受:萨尔兹堡蛋霜糕,糖霜覆盖在甜蜜的舒芙蕾上,让人联想到附近积雪的山峰。
ANDREW FAULK FOR THE NEW YORK TIMES
ANDREW FAULK FOR THE NEW YORK TIMES
9. 东京
夏季奥运会只是开始
东京将于7月24日至8月9日举办2020年夏季奥运会,届时所有目光都将聚焦于此。奥运会带来各种崭新的酒店和体育场,交通也会升级,一切都令人倍感振奋。然而除此之外,日本首都亦堪当游客的首选,只要他们渴望品尝无与伦比的美食、体验丰富的文化遗产、前卫的建筑和发源于此的时尚。在这个超现代的大都市,无穷无尽的冒险等待着你:在新的丰洲市场(Toyosu)观看金枪鱼拍卖,在Flipper ‘s店排队购买日式舒芙蕾甜点,在备受追捧的烘焙工坊熊池咖啡(Bear Pond Espresso)品尝浓郁巧克力味的咖啡,在无所不有的Kitakore挑拣只此一件的服装。在中野百老汇(Nakano Broadway),你对流行文化的爱好可以得到满足;在传统的谷中地区(Yanaka),你可以回到逝去的时代徜徉;来到代官山T-Site(Daikanyama T-Site)书店,你可以欣赏它的未来主义外观,也别忘了店内的精彩好书。更不要错过在茑(Tsuta)品尝米其林星级拉面的机会。想要一览东京全景,可以登上1480英尺的东京晴空塔(Skytree)向下俯瞰。然后到中野啤酒工房(Nakano Beer Kobo)的树屋畅饮精酿啤酒,在隐秘的唱片酒吧放松,或者干脆开辟自己的路线。选择是无穷无尽的。
ANDREAS MEICHSNER FOR THE NEW YORK TIMES
ANDREAS MEICHSNER FOR THE NEW YORK TIMES
10. 以色列,凯撒利亚
“海边庞贝”成为世界上最扣人心弦的考古建筑群之一
2000多年前,大希律王为了纪念奥古斯都凯撒,将这个古老的港口城市命名为凯撒利亚。今天,它保存着许多世界上最扣人心弦的罗马遗迹,包括一座圆形剧场,一条与地中海平行的引水渠,还有一座带有埃及方尖碑的竞技场。最近,主要由阿丽亚娜·德·罗斯柴尔德(Ariane de Rothschild)主持的一系列修复工作,令这座城市成为堪与雅典卫城媲美的历史旅游胜地。前往凯撒利亚国家公园(Caesarea National Park)的游客可以在一座建于13世纪的城堡上漫步,观赏及经过修缮的世界上最古老犹太会堂之一的废墟。去年6月,这里开放了一处游客中心,位于四座26英尺高、可追溯到公元前1世纪的库房之内。其中包括一座剧院和一个陈列大量文物的房间,比如潜水员在凯撒利亚的水下考古公园发现的一批金币。今年夏天,考古学家计划开放另外八座库房,以及一个巨大的楼台,上面有一座供奉奥古斯都大帝的神庙废墟,还有一座巨大的阶梯。尽情探索古迹之后,游客可以住在附近的丹酒店凯撒利亚店(Dan Caesarea),这是一座世纪中期酒店,最近重新开放,陈列着当代艺术作品,还有一座泳池边的希腊酒馆。
MARCUS WESTBERG
MARCUS WESTBERG
11. 中国的国家公园
中国通过新的国家公园体系加大环保力度
中国在尝试保护其脆弱的生态系统和自然风光,其中包括建立一个新的统一的国家公园系统。到2020年,占地12.3万平方公里的三江源国家公园将在青藏高原对游客开放,青藏高原以河流发源地和高密度却行踪不定的雪豹而闻名。为了保护动物和维护公园,已有1.7万当地牧民被招募为带薪护林员。在西部省份四川、陕西和甘肃,大熊猫国家公园将连接67个大熊猫保护区,占地2.7万平方公里。虽然在野外很难观察到大熊猫,但游客可以见到其他当地物种如羚羊、麂和藏猕猴,还可以在都江堰大熊猫基地做志愿饲养员。在中国西南省份四川,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世界遗产的九寨沟国家公园在2017年遭受了灾难性的地震,但公园有望在今年全面重新开放,展示美丽山谷里的藏族村庄、碧绿的湖泊、瀑布、高山森林和积雪峰。
JOAO SILVA/THE NEW YORK TIMES
JOAO SILVA/THE NEW YORK TIMES
12. 莱索托
宁静的多山国家是冒险家的奇境
风景如画的沙漠与山脉参差错落,弹丸之地莱索托是一个被南非包围的国中国,为大多数非洲旅行路线所遗漏。这里的大多数居民穿着五颜六色的羊毛毯,居住在偏远的乡村,然而内陆“山国”莱索托正在发生变化。在过去十年间,随着该国为了经济发展开始促进旅游业,游客数量几乎翻了一倍。新推出的电子签证平台使造访变得更为容易。
游客可以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世界遗产的马罗提-德拉肯斯堡公园(Maloti-Drakensberg Park)探索古代岩画,或者进行几天的小马骑行,到达偏远的茅草小屋村落居住(由太阳能供电的Malealea Lodge等装备提供商可以安排行程)。到2020年,首都马塞卢计划在一幢三层建筑中开设新的国家博物馆和美术馆,该建筑形如当地特有植物螺旋芦荟。它将展出巴苏陀文化,其手工艺品传统和该国历史上第一个数字化档案。
BENJAMIN RASMUSSEN FOR THE NEW YORK TIMES
BENJAMIN RASMUSSEN FOR THE NEW YORK TIMES
13. 科罗拉多斯普林斯
新的奥运会博物馆不是唯一的景点
自从1871年火车开通以来,科罗拉多斯普林斯便成为了高山度假胜地的门户,2020年,它将以焕然一新的面貌迎接客人。耗资9000万美元的美国奥运会和残奥会博物馆将于4月开幕,由负责现代艺术博物馆(Museum of Modern Art)翻新项目的建筑事务所Diller Scofidio + Renfro设计。另一个将在秋天新开放的建筑是零能耗的派克斯峰顶新综合体(Pikes Peak Summit Complex),它位于最高峰达4300米的派克斯峰(Pikes Peak)上,由在新墨西哥州开采的耐候钢和砂岩包裹着,透过9米高的玻璃窗,旅客可看到雷鸟视野般的全景。如果觉得饿了,该城新兴的当地美食场所是另一个吸引人的地方:夜莺面包店(Nightingale Bread)的面包师磨制自己种植的有机谷物(大多来自科罗拉多的圣路易斯谷[San Luis Valley]),这家店位于林肯中心(Lincoln Center)——一家1948年建校的小学改造而来的新市集。Four by Brother Luck餐厅以厨师Brother Luck本人命名,他曾参加烹饪比赛节目《大厨断头台》(Chopped)和《顶级厨师》(Top Chef),餐厅的菜品灵感来自福科纳斯地区的本地美食,包括犹特人部落(Ute Tribe)的蓝色玉米面包和浆果酱(wojapi)。在最近翻新的Broadmoor度假村的菜单上,你会看到有来自弗兰特山脉(Front Range)溪流的鳟鱼。这家外墙刷着粉色涂料的意大利文艺复兴风格的度假村,盘踞在自然美景中,犹如淘金热时期狂热矿工们的美梦。
ANDREAS MEICHSNER FOR THE NEW YORK TIMES
ANDREAS MEICHSNER FOR THE NEW YORK TIMES
14. 波兰克拉科夫
历史悠久,现专注于新建公园和遏制污染
波兰第二大城市,基本没有受到“二战”的破坏,有一个完好无损的中世纪市中心,规模居欧洲之最。它以大教堂、犹太历史、咖啡馆文化和丰富的大学生活而闻名,也已一些奇特的东西著称,诸如维利奇卡盐矿(Wieliczka salt mine),那是一个13世纪的地下迷宫,由房间、通道、小教堂和盐雕雕像组成。不幸的是,克拉科夫有欧洲最严重的空气污染。新钢铁厂区(Nowa Huta)建于1949年,当时是社会主义示范居住区,曾年产钢铁700万吨。多年来,化石燃料和木材燃烧产生的酸雨破坏了城市里的中世纪石雕。最近,克拉科夫已开始做出改变,为居民和游客改善空气质量。2019年,它成为波兰第一个禁燃煤炭和木材的城市。到2020年底,它将在全市污染最严重的地区开通电动公交。它还沿着维斯瓦河(Vistula River)的支流建了一系列公园,例如克拉科夫第一个由民众设计的公共空间Reduta公园。其他绿化举措在规划中,如城市森林。
PORAS CHAUDHARY FOR THE NEW YORK TIMES
PORAS CHAUDHARY FOR THE NEW YORK TIMES
15. 印度,焦特布尔
歌舞和皇室气派,就在拉贾斯坦邦的“蓝色之城”
随着印度的许多城市被科技产业所改造,位于西北部拉贾斯坦邦的焦特布尔始终则是一个质朴而原始的艺术和文化中心。焦特布尔的梅兰加尔堡(Mehrangarh Fort)是一座15世纪的防御要塞、博物馆和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今年2月,世界圣灵节将降临于此,届时将有来自世界各地的200多名音乐家参加。如果赶不上也不用气馁:每年秋天,梅兰加尔堡都会举办民俗音乐节,赞助人包括米克·贾格尔(Mick Jagger)。这犹如沉浸在摩天大楼和客服中心出现之前的印度,城市里有许多蓝色房子(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说法,有的说涂成这样是为了反射太阳光线,表示居民的优越地位,驱虫,或者是出于好看)以及装饰艺术风的乌迈德宫(Umaid Bhawan Palace),这座建筑群内既有前皇室成员居住,又是一家豪华酒店。宫殿每晚的歌舞表演向这片沙漠斑驳地区的马尔瓦里人(Marwari)致敬。7月,廉价航空公司IndiGo宣布每天有直达航班从德里和艾哈迈达巴德飞往焦特布尔,这座城市已经实现空前的交通可达性。
JAMES SILVERMAN FOR THE NEW YORK TIMES
JAMES SILVERMAN FOR THE NEW YORK TIMES
16. 瑞典西部
走一条新路,吃一顿新菜,然后运动消耗掉,全部(或大部分)不含碳
谈到可持续发展,很难不提到斯堪的纳维亚。很少有地方能像瑞典那样提供如此多机会见证绿色目标的实现,这里正寻求在2050年之前彻底摆脱化石燃料。瑞典西部感觉就像“地面零点”一样。最近在哥德堡和小镇阿灵索斯之间开通了一条44英里长的路线,重点就是可持续发展。沿途的火车站让你可以在不开车的情况下分段步行。你可以在“零浪费”餐厅Garveriet停留,喝杯咖啡,吃点蛋糕或“fika”,这是“结识本地人”倡议活动的一部分。在海边,拉姆斯韦克村舍&露营酒店(Ramsvik Stugby and Camping)如今拥有瑞典旅游业中规模最大的太阳能发电设施,使之成为一个无排放的露营和木屋住宿区。你可以去Ramsvikslandet自然保护区跑步或徒步消磨时间,或去感受一下“野宴餐桌”:这是一种户外就餐体验,人们一起搜寻野蒜和树莓等食材,并按照厨师给出的食谱一起烹饪(厨师不参与)。
GETTY IMAGES
GETTY IMAGES
17. 埃及
法老们的光鲜新居所
埃及人正在像法老一样大兴土木,欲完成宏大且备受期待的大埃及博物馆,以赶上计划在今年晚些时候举行的盛大开幕。据报道,该项目耗资10亿美元,由数千名工人耗时近二十年建成。该博物馆将屹立于距吉萨金字塔仅一英里多的地方,容纳约10万件展品,其中有逾5000件与图坦卡门法老有关。它将是近期开放的几座考古宝库之一,其他的包括国立埃及文明博物馆和萨加拉墓地的壁画古墓。得益于新的斯芬克斯国际机场以及将于6月开业的拥有366间客房的开罗瑞吉酒店,造访开罗将比以往更加方便。
BETH COLLER FOR THE NEW YORK TIMES
BETH COLLER FOR THE NEW YORK TIMES
18. 墨西哥拉巴斯
在南下加尼福尼亚,一个具有可持续性意识的城市对海滨的重新构想
在卡博圣卢卡斯(Cabo San Lucas)沿海岸往北,就是南下加利福尼亚州(Baja California Sur)的首府拉巴斯,人口25万,是该地区最古老也最具活力的城市之一。但是与墨西哥许多更有名的海边城镇不同,拉巴斯地区一直抵制大型度假村式房地产开发,相对来讲不太为外人所知。几十年前,在当地环保主义者的推动下,最终创建了现在宽阔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海洋世界遗产保护区,保护海岸及近海地区,由于拥有丰富的生物多样性,科尔特斯海(Sea of Cortez)被称作“世界水族馆”。去年,拉巴斯通过了墨西哥对一次性塑料的最严厉禁令之一,将于今年开始生效。同时,该城对海边的步行大道(malecón)用数年时间进行了大规模的翻新,将其长度延长了4.8公里,开辟了自行车道,增加了滑板公园、喷泉和雕塑作品——这些由墨西哥著名艺术家创作的作品描绘了当地的海洋生物。墨西哥时尚精品酒店运营商Grupo Habita将于今年晚些时候在拉巴斯开设拥有32个房间的La Casa de las Perlas(珍珠之家),这是该运营商在南下加尼福尼亚的首个地产项目。酒店包括一栋1910年代的建筑,将设有游泳池、水疗中心、餐厅和俯瞰大海及海边步行大道的日落酒吧。
ROBERT RAUSCH FOR THE NEW YORK TIMES
ROBERT RAUSCH FOR THE NEW YORK TIMES
19. 路易斯安那州,格兰德岛
一座美得令人难以忘怀的壁障岛,可能很快就会消失
路易斯安那州最后一个有人居住的壁障岛格兰德岛,让人不禁联想到一个令人不安的问题:如果你知道它就要消失,你是否觉得它看起来更加美得令人难以忘怀?位于新奥尔良以南两个小时路程以外的这座扁平岛屿长11公里,平均宽度800米,多年来一直是一个竞技和商业垂钓中心,如今面临着世界上最高的相对海平面上升速度,前途未卜。现在正是去的时候,墨西哥湾的海水仍然冲刷着格兰德岛州立公园的沙滩,点缀蓝天的白云犹如朵朵棉花,玫瑰色琵鹭展开粉色的丰满羽翼,飞翔在幽静的海湾和沼泽上,乘皮划艇是体验这种美景的最佳方式。独一无二的常绿橡树林里长满盘根错节的树,这种森林称为“千尼尔沙岗”,在春天,尤其是四月庆祝鸟类迁徙的节日前后,大量从中美和南美以及墨西哥迁徙来的鸣禽,在经历了史诗般的跨海湾飞行后精疲力竭,几乎就像从天上掉下来一般。宽吻海豚常常跟随着Calmwater Charters公司的游船嬉戏,突显小岛上人与自然的历史,游船还会顺道前往鹈鹕重要的栖息地贝丝女王岛(Queen Bess Island),该栖息地的主要修复工程将于2020年2月完成。
LAURYN ISHAK FOR THE NEW YORK TIMES
LAURYN ISHAK FOR THE NEW YORK TIMES
20. 马来西亚,吉隆坡秋杰
被忽视的社区获得了一些新鲜感和活力
作为马来西亚的金融与政治枢纽,吉隆坡在许多方面吸引着国际旅行者。这里有塞萨尔·佩里(César Pelli)设计、受伊斯兰教启发的双子塔(Petronas Twin Towers),令人沉迷的血腥印度教节日大宝森节(Thaipusam,信徒用刺入肉体的方式纪念神祇室建陀),以及刚刚开放的东南亚最高建筑106交易塔(Exchange 106)。不过,今年的游客可能会将视线聚焦在秋杰(Chow Kit)社区,近期新开张的两家酒店为这个被忽视的粗粝红灯区带来了新鲜感和活力。拥有113间客房的秋杰酒店(The Chow Kit)是布鲁克林的Studio Tack在亚洲的第一个项目,以手作纹理的墙面、拉扣软包卡座和层叠的地毯迎接宾客。秋杰厨房和酒吧(Chow Kit Kitchen & Bar)餐厅设计靓丽,使用槽纹玻璃窗,以现代马来西亚菜品吸引当地和国际人群。隔壁则是经济实惠的姐妹酒店Momo’s,它的外观简朴:利落的微型房间,刮纹灰泥面的混凝土墙,并使用大量木元素,以社交空间“游乐场”(Playground)替代传统大堂。除此之外,这里还有马来西亚最大的新鲜农产品市场、东南亚最大的锡克教寺庙和不拘一格的新餐厅,例如受加勒比海美食影响的Joloko。沿着多莱莎米路(Jalan Doraisamy),一条通向该地区主干道的单向街,也曾是一条著名的酒吧街,有全新概念的购物休闲空间The Row,容纳了潮店、艺术空间和餐饮。
LAURIAN GHINITOIU
LAURIAN GHINITOIU
21. 挪威,耶夫纳克
拥有大型雕塑公园的宁静村庄里,一座扭曲的建筑引来关注
耶夫纳克(Jevnaker)是奥斯陆以北约50英里处的一个宁静村庄,位于兰德峡湾(Rands Fjord)南岸,北欧最大的雕塑公园之一就座落在这里。基思特佛斯博物馆和雕塑公园(Kistefos Museum and Sculpture Park)由一位富有的挪威艺术收藏家创办,所在地本是一个木浆厂园区,如今展示了46座当代艺术家的雕塑作品,如阿尼什·卡普尔(Anish Kapoor),奥拉维尔·埃利亚松(Olafur Eliasson)和草间弥生(Yayoi Kusama)等。“扭曲”(The Twist)使这个地方成为必去的文化目的地,它是雕塑公园中央一座1.5万平方英尺的新建跨河建筑。这座令人叹为观止的大桥于9月开放,由BIG(Bjarke Ingels Group)设计,流线型的铝制立面像一打纸牌一样扭曲着。它既是桥梁,本身又是建筑,这种颠倒迷离的结构同时也是一个画廊空间,用于举办临时展览。
DANITA DELMONT/SHUTTERSTOCK.COM
DANITA DELMONT/SHUTTERSTOCK.COM
22. 巴哈马群岛
淳朴的群岛几乎未受多里安飓风影响,期待游客光临
巴哈马群岛由数百个岛屿构成,几乎保持着原始的面貌,因此宇航员斯科特·凯利(Scott Kelly)认为它们是从太空俯瞰地球时最容易辨认的地方——也是地球上最美丽的地方之一。2018年,约660万名游客前往巴哈马群岛,但在9月,5级飓风多里安袭击了这里,随后游客数急剧下降。四个月后,只有大阿巴科岛(Great Abac)仍因严重受损而无法抵达;许多岛屿,包括著名的游泳猪所在的120英里长的埃克苏马岛(Exumas),都没有受到风暴的袭击。巴哈马近一半的经济依赖旅游业,需要游客的钱来支持关键的重建工作。同样遭受重创的大巴哈马岛(Grand Bahama Island)已经恢复生机,游轮再次停靠在自由港(Freeport),几家酒店重新开张。到2020年,从丹佛直飞拿骚的航班将会开通,令巴哈马直通美国西部。今年6月,拿骚市中心将开放一座吉米·巴菲特的玛格丽塔维尔度假村(Jimmy Buffett’s Margaritaville),为市中心的夜生活注入所急需的活力。在拥有该地区最大赌场的新普罗维登斯岛,凯布尔海滩上拥有2300间客房的豪华度假村巴哈玛(Baha Mar)将于明年1月开设一个儿童中心,令这里更适合全家游览。
PORAS CHAUDHARY FOR THE NEW YORK TIMES
PORAS CHAUDHARY FOR THE NEW YORK TIMES
23. 柬埔寨,贡布
宁静的河边避风港多了一条美食街
惬意的河边城市贡布(Kampot)拥有法国殖民时期建筑、胡椒种植园和东南亚臭名昭著的水果榴莲的巨型雕塑,长期以来是柬埔寨南部未引起注意的目的地。到2020年,到达那里将会变得相对容易:一项道路拓宽工程(从首都金边出发)即将完成,一个新的港口将于今年春天开放,将有前往越南富国岛和其他暹罗湾内岛屿的渡轮。当你到达那里的时候,贡布的魅力也增加了。市中心带有拱门、百叶窗和柱廊等元素的低矮建筑,加入了时尚的餐馆,例如最近翻新的装饰艺术风格的老影院酒店(Hotel Old Cinema)。沿着芭塔丘河(Praek Tuek Chhu)岸边散步——日落的镜头堪称完美,还有霓虹派对船和萤火虫观光——一个新的美食街开放了,每晚有几十个当地厨师在那里设立了摊位。每月都有集会,有手工艺品、现场音乐和装满一盘盘炸昆虫的小车。要找最佳的观看角度,就要去附近的波哥山(Bokor Mountain),这是一个前殖民地时期的山岗车站,有瀑布、一座精致的佛教寺庙和一座俯瞰森林和大海的弃置石头教堂。
LAURYN ISHAK FOR THE NEW YORK TIMES
LAURYN ISHAK FOR THE NEW YORK TIMES
24. 新西兰,基督城
一次地震和一场恐怖袭击使一座城市成为举世闻名的坚韧象征
2010年的坎特伯雷地震已经过去十年,而距离2019年3月两座清真寺遭受恐怖袭击还不到一年,基督城就筹集了2300万新西兰元(约合1亿人民币)来支持穆斯林社区,继续证明自己是举世闻名的坚韧象征。虽然地震造成的破坏依然可见,但近来的建设和修复让市中心恢复了生机,包括由丹麦企业施密特·哈默·拉森建筑事务所(Schmidt Hammer Lassen)设计的现代主义风格的中央图书馆“Turanga”。附近的普艾瑞村(Puari Village)是一个预计将于今年开放的毛利文化中心,这里将提供展览、毛利美食和埃旺河上的“waka”(独木舟)之旅。新的河畔市场有40个摊位,毗邻一条新店林立的小巷,出售坎特伯雷周边地区的农产品和熟食,那里是新西兰的粮仓。除开一个在全市布置雕塑作品的一个强大公共艺术项目,这里最近的亮点还包括美食馆Little High Eatery、隔壁的Not Without You酒吧,以及生态别墅(Eco Villa),这是一家有八间客房的小旅馆,由一栋1910年兴建、后被地震损坏的老房子改建,就在坂茂(Shigeru Ban)设计的硬纸板教堂对街。基督城也将很快变得更容易抵达:美国航空公司最近宣布,从2020年秋季开始将在洛杉矶开辟直飞航线。
EMILIO PARRA DOIZTUA FOR THE NEW YORK TIMES
EMILIO PARRA DOIZTUA FOR THE NEW YORK TIMES
25. 西班牙,阿斯图里亚斯
西班牙人拥抱自然、远离一切的世外桃源
翠绿的山坡俯瞰着蔚蓝的大海,海浪拍打月牙形的海滩,阿斯图里亚斯一直是西班牙人的避暑胜地,在这里可以避开地中海沿岸拥挤的人群。8世纪西班牙的复国运动就是发源于这个地区,如今它以热情好客而闻名,但却没有受到外国游客的太多关注,也许是因为它有多雨的名声。到2021年,西班牙的AVE高速铁路系统会穿过欧罗巴山脉,令马德里和西班牙其他地区同这里的交通更加方便,届时必然会有更多游客前来。游客可以在这里找到徒步旅行和骑自行车的路线,诸如“熊的步道”(Bear’s Trail)和凯尔斯峡谷(Cares Gorge);还有西班牙最早的国家公园;名为卡斯特罗斯(Castros)的古凯尔特人山顶定居点;罗马金矿;奥斯卡·尼迈耶(Oscar Niemeyer)设计的文化中心。这里的热情好客、环境宜人是出了名的:阿斯图里亚斯被称为西班牙的奶牛场,它的首府奥维耶多成为2020年的“奶酪之都”可谓实至名归。如果你想把生态旅游和高端美食结合起来,那就去PuebloAstur酒店吧。想品尝传统美食,可以去El Llar de Viri试试看;米其林星级的Casa Marcial拥有最好的海陆大餐,新餐厅Güeyu Mar和Gunea也值得尝试。游客们唯一的抱怨就是他们总是吃得太多了。
EMA PETER FOR THE NEW YORK TIMES
EMA PETER FOR THE NEW YORK TIMES
26. 不列颠哥伦比亚省,海达瓜依群岛
地处偏远的群岛颂扬它的第一民族遗产。你也可以一起
在这个远离不列颠哥伦比亚省海岸线的隔绝群岛上,山路间的秃鹰比游客都多,你可以在这里体验遗世独立之地的震撼土著文化。这是有意为之:居住在这里的海达原住民有力保护了他们的自然和文化资源,发展可持续的小群体旅游。与地方和人的深刻连结则成为对游客的嘉奖,特别是在SGang Gwaay(尼斯亭斯),这是位于瓜伊哈纳斯国家公园保护区(Gwaii Haanas National Park Reserve)的一个不同寻常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遗址,只有乘船才能到达。在这里,被称为”守望者”(Watchmen)的海达后裔一次最多可带12人进入一座19世纪的废弃村庄,村里的纪念柱和雪松长屋正慢慢重归尘土。抵达这里的方式也同样令人难忘:本土企业海达风格探险(Haida Style Expeditions)运营了一条充气船一日游路线,途中可观赏鲸鱼;内陆航空(Inland Air)也设有超值的水上飞机+充气船旅行套餐。2020年6月,无畏旅游(Intrepid Travel)将启动首次“海达瓜依群岛探险”(Haida Gwaii Islands Expedition),从不列颠哥伦比亚省出发,历时八天,在海达瓜伊逗留四晚,并在“守望者”带领下前往另一个荒凉村庄——K’uuna Llnagaay(斯基丹斯),那里的海达族纪念柱长满了苔藓和野草。另外,海达之家(Haida House)还提供沉浸式的三到七晚旅游套餐,全程由海达导游带领;部落的女族长们会在现场教授编织课程。
STACY-SODOLAK-FOR-THE-NEW-YORK-TIMES
STACY-SODOLAK-FOR-THE-NEW-YORK-TIMES
27. 德克萨斯,奥斯汀
无论你是在寻找艺术、音乐还是美食,放松之夜无处不在
多年来你的朋友和你朋友的朋友一直在谈论奥斯汀,这一点也不奇怪。在奥斯汀,蓬勃发展的经济和文化枢纽被包装在一种牛仔风和破旧皮革的美感之中。今年,作为一个红州的蓝首府,奥斯汀将在总统大选中扮演重要角色。但撇开政治不谈,这里最吸引人的还是艺术、音乐和美食。好好享受Austin City Limits音乐节和西南偏南(South by Southwest)艺术节,没错,也别错过东城的艺术画廊。夜晚放松身心的室外选择无处不在,从在餐车公园The Picnic试吃西班牙油条,去杰斯特国王啤酒厂(Jester King Brewery)品尝酸啤酒,(穿过天际线的倒影)泛舟于小瓢虫湖(Lady Bird Lake)之上,再到去市中心的富兰克林烧烤餐厅(Franklin Barbecue)大快朵颐。奥斯汀是一个让你以自己的节奏去探索的地方,这就是为什么那么多人都流连忘返的原因,即使他们曾经对奥斯汀信徒们不屑一顾。你当然可以抵抗奥斯汀的诱惑。但当音乐、艺术、户外活动和早餐塔可饼——特别是Tacodeli家的——都那么棒的时候,为什么还要这么做呢?
MARCUS WESTBERG
MARCUS WESTBERG
28. 马来西亚,沙巴州
旅游地图上找不到的原始森林和濒危红毛猩猩
游览婆罗洲岛上这个生物多样的热门景点最令人信服的理由,就是你可以为它的保护出一份力。每年,成千上万英亩的原始雨林被烧毁,只为新的棕榈油种植园让路,但发展旅游可以成为保护这些原始丛林的动机。马来西亚的沙巴州可提供多样化的游览体验,它坐落在婆罗洲的东北角,拥有多个机场,但仍在很大程度上未被列入旅游地图。肾上腺素上瘾者可以攀登京那巴鲁山,去仙本那和鲨鱼一起潜水。海滩爱好者则应前往加亚岛(Gaya Island),从沙巴州首府哥打基纳巴卢港乘坐短途渡轮即可到达。加亚岛度假村(The Gaya Island Resort)有自己的珊瑚礁、海洋中心(和海洋生物学家)以及令人惊叹的沙湾。但沙巴州最吸引人之处,在于游客有机会在野外看到濒临灭绝的红毛猩猩。乘坐小船在京那巴当岸河(Kinabatangan River)上游览,可以观赏到猿猴、侏儒象、鳄鱼和长鼻猴。或者去西必洛红毛猩猩庇护中心(Sepilok Orangutan Rehabilitation Center)参观,自1964年以来,该中心一直致力于从森林火灾和盗猎者手中营救失去双亲的红毛猩猩。生活在这里的60多只红毛猩猩会在每天的进食时间从保护林区走出来。
LAURENS-VAN-ENGELEN
LAURENS-VAN-ENGELEN
29. 加拿大马尼托巴省,丘吉尔镇
世界北极熊之都面临气候变化的挑战,重新火车可达
从温尼伯(马尼托巴首府)向北到丘吉尔镇的1000英里维亚铁路(ViaRail)在2017年的洪水后停运了18个月。这座以观赏北极熊而闻名的小镇因此而缺乏重要的生活物资和廉价的交通工具。游客数量减少,企业为了生存进行了裁员。如今,随着最近铁路的重新开通,丘吉尔也可以重新站起来了。除了选择野生丘吉尔(Churchill Wild)这类收费昂贵的游猎经营商之外,游客还可以报名参加更实惠的由丘吉尔北方研究中心(Churchill Northern Studies Center)推出的公民-科学家之旅。环境保护组织北极熊国际(Polar Bears International)最近在这里新开了一家解说中心,他们称自1980年代以来,丘吉尔镇所在的哈德逊湾以西地区的北极熊数量减少了30%,这是全球变暖和海冰减少的结果,北极熊要靠海冰还捕食海豹。在应对气候变化的威胁和机遇的同时,拥有加拿大北极区唯一深水港的丘吉尔还谨慎跨越了工业发展和科学研究两界;计划于2020年秋开放的丘吉尔海洋观测站(Churchill Marine Observatory),就致力于研究石油泄漏对海冰的影响。
MARCUS WESTBERG
MARCUS WESTBERG
30. 乌干达
灵长类之都与鸟类天堂更容易抵达了
乌干达地处非洲中东部的内陆,长期以来一直处于肯尼亚、坦桑尼亚和其他更受游猎者欢迎的国家的阴影之下。但由于乌干达国家航空公司(Uganda Airlines)在去年夏天的复兴,这颗拥有丰富野生动植物的“非洲明珠”将变得更容易抵达。乌干达是世界上灵长类动物的聚居地之一,有15个物种(其中4个濒临灭绝)和著名的山地大猩猩保护区布温迪密林国家公园(Bwindi Impenetrable Forest National Park)。这一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位于乌干达西南部,是世界上大约一半的山地大猩猩的家园。园中的大猩猩徒步参观之旅限制每个大猩猩群体每天只能接触8名游客,而这些徒步许可所得将用于保护工作,防止动物受到偷猎者伤害。茂密的山林公园海拔在3810英尺到8880英尺之间,其中还有一条由古老蕨类植物和野生兰花组成的瀑布小径,此处是鸟类的天堂,拥有350种森林鸟类。
JOANN PA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JOANN PA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31. 巴黎
美食与时尚之都呈现出新面貌——还做出了一个重大的绿色承诺
从来都无比坚韧的巴黎在2019年遭遇了一些挫折。先有黄背心骚乱,后有圣母院大火。但随着大量盛大开业——包括名厨餐厅——的到来,光之城仍呈现出了新面貌。去年7月,位于埃菲尔铁塔二楼的标志性餐厅儒勒·凡尔纳(Jules Verne)以全新面貌亮相,新主厨弗雷德里克·安东(Frederic Anton)备受关注。今年6月,巴黎商业交易所(Bourse de Commerce)将作为一个博物馆对外开放,展出法国亿万富豪弗朗索瓦·皮诺(Francois Pinault)的当代艺术私人收藏,广受赞誉的米歇尔·布拉斯(Michel Bras)和塞巴斯蒂安·布拉斯(Sebastien Bras)父子也将于此开设餐厅。7月,富丽堂皇的18世纪建筑海军酒店(Hôtel de la Marine)将作为国家历史纪念地开放,内设有一间由阿兰·杜卡斯(Alain Ducasse)设计的豪华茶室。时尚追逐者也不甘示弱,在4月也会迎来一连串新鲜事:巴黎时尚博物馆加列拉宫(Palais Galliera)将重新开放,展览面积会是以前的两倍;经过15年的关闭之后,老牌大型百货公司莎玛丽丹(La Samaritaine)将揭开重新设计后的绝赞新颜,一家全新的白马庄园(Cheval Blanc)豪华酒店也将在这里开业。巴黎还将增加更多绿色,预计是世界上最大的屋顶城市农场NU Nature Urbaine将于今年4月开放,通过市政府雄心勃勃的Parisculteurs承诺计划,届时将会有247英亩的新植被覆盖整个巴黎的屋顶、外立面和墙壁。
ALAMY
ALAMY
32. 英国,湖区
“最美的地方”现在更是如此
威廉·华兹华斯的抒情诗塑造了浪漫主义、个人主义的运动、灵感和与自然的交流——对这位著名诗人来说,湖区就是这种交流的缩影,这片地区位于英国西北部山峰峡谷的郁郁葱葱之中,在2017年被指定为世界遗产。2020年是华兹华斯诞辰250周年,耗资800万美元的“华兹华斯重塑(Reimagining Wordsworth)”计划将重点关注华兹华斯在坎布里亚郡的家乡田园,尤其是迷人的格拉斯米尔村。华兹华斯的故居是鸽屋(Dove Cottage),在那里他挥洒笔墨,写出了很多有影响力的作品,比如《我孤独地漫游,像一朵云》。环绕在鸽屋及配套的华兹华斯博物馆(Wordsworth Museum)之外,是新修的庭院、步道、扩建的画廊和重建的果园,而村里还将开放一座社区感官花园,里面种有华兹华斯时代的本地植物。在华兹华斯的出生地科克茅斯,华兹华斯故居花园(Wordsworth House and Garden)也将从2020年3月中旬开始举办周年纪念展览。不过,纪念这位环保先锋最好的方式,或许就是徜徉在坎布里亚郡的乡间——这里及周边地区都将举行诗歌朗诵会——以他的先见之明为指导:“大自然就是一个老师。”
TONY CENICOLA/THE NEW YORK TIMES
TONY CENICOLA/THE NEW YORK TIMES
33. 塔吉克斯坦
高海拔的冒险旅行者天堂变得更容易抵达
这个位于中亚的内陆国家正在成为徒步、漂流和登山的首选之地,尽管它是世界上游客最少的国家之一。由于几乎没有互联网接入,且基础设施还在建设中,至少目前来说,来这里可谓纯粹的离线旅行。瓦罕山谷(Wakhan Valley)是个大部分位于阿富汗北部的崎岖地带,但一直延伸到塔吉克斯坦。走帕米尔高速路(Pamir Highway)可以抵达,这里是通往古丝绸之路要塞纳马古特的通道纳马古特(Namadgut)的通道,让你可以沐浴在天然的温泉里,爬上兰加尔城(Langar)上方的山岩去寻找古老的石雕,探索迷人的文化融合,或从穆尔加布(Murghab)的丛山上眺望银河。(Remote Lands旅游公司基于这一扣人心弦的线路开辟了“帕米尔高速公路之旅”。)随着2020年的到来,这里的交通会更加便利:签证限制进一步放宽,索蒙航空公司(Somon Air)将开通新航班,更多巴士服务也将连接主要城镇的新建高速公路。希尔顿集团最近还在首都杜尚别开设旗舰店,这是该国新开业的10家酒店之一。
STUDIO MAJO
STUDIO MAJO
34. 土耳其,安塔基亚
一个古镶嵌画遗址,一座露天博物馆和一家令人惊叹的新酒店
安塔基亚就是从前的安提俄克古城,位于土耳其南部靠近叙利亚边境的地区,为游客了提供丰富的游玩项目。它是由圣保罗领导的早期基督徒的重要活动中心,也是基督教最早出现的教堂之一——嵌入山中的圣彼得教堂——的所在地;这里拥有阿拉伯半岛以外最早建造的清真寺之一;它是一座古城,有着狭窄的小巷和白色的石头房子;还有一座非凡的考古博物馆,里面满是罗马和拜占庭风格的镶嵌画。
与众不同的安塔基亚博物馆酒店(Museum Hotel Antakya)于1月开业,在这里可以俯瞰大量新的考古发掘,包括迄今为止发现的最大、最完整的罗马镶嵌画,它应该是一处广场的地板。当为这家五星级酒店挖掘地基时,阿斯福格鲁(Asfuroglu)家族发现了如此重要的古老历史,于是他们出资发掘现场,并重新设计了酒店。这项发掘工作让数以万计的手工艺品、公元前300年建造的城墙和四世纪留下的镶嵌画重见天日,汇聚成一条讲述了毁灭性地震和河流改道历史的起伏时间线。该遗址如今成为露天公共博物馆,而酒店就悬空建造在钢柱之上,为住客提供无与伦比的景观和玻璃走道,还可免费进入博物馆参观。
ANDREAS MEICHSNER FOR THE NEW YORK TIMES
ANDREAS MEICHSNER FOR THE NEW YORK TIMES
35. 德国,莱比锡
从工业中心到城市萎缩,再到新兴的酷孩小镇
德国重新统一的30年后,莱比锡曾经沉闷的工厂已被阁楼、画廊、工作室、俱乐部和餐馆取代。这座常被称为“新柏林”的城市拥有4万多名学生(安格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曾是其中一员),夜生活本就丰富,而当该市决定在2018年取消俱乐部的打烊时间,则让夜晚的热闹更进一步。但不管莱比锡发生了多大变化,它都没有忘记自己的根。整个2020年,莱比锡将举办庆祝工业化500年的国家展览,同时也将通过展览、表演、谈话、集市和观光来庆祝自身可以追溯到19世纪初的工业历史。在3月之前,莱比锡艺术博物馆(Museum of Fine Arts)将通过50份艺术作品探索在过去几个世纪里,机器和人类的工作是如何交织在一起的;而从3月到6月,印刷艺术博物馆(The Museum of the Printing Arts)将展出可追溯到1900年的照片,记录工业的影响。全年,莱比锡也将提供纳粹时期出现强迫劳动的六个地区的旅游服务。再看较轻松的一面,来自维也纳、柏林和伦敦的专家将在5月份召开一个研讨会,重点讨论废弃工厂如何被改造为俱乐部和音乐演奏场地的历史;而到夏天,位于莱比锡西区(Leipzig West)的七座桥梁将会变成露天剧场舞台,这里曾是许多工厂的所在地。
GUILLERMO GUTIERREZ CARRASCAL FOR THE NEW YORK TIMES
GUILLERMO GUTIERREZ CARRASCAL FOR THE NEW YORK TIMES
36. 秘鲁,利马
美食之城也有丰富的历史和艺术
今天的利马可以说是南美洲的美食中心,到处都是明星大厨和奢华餐饮。这一激动人心的景象,帮游客克服了以往那些阴沉天空、破败角落、交通堵塞和经济不平等导致他们无法流连忘返的难题。愿意给这里一个机会的游客,不仅能得到世界级美食的回报,还可以体验到这里丰富的历史和文化,到处都是像市长广场(Plaza Mayor)般景致优美的广场,博物馆也都像拉库博物馆(Museo Larco)一样全是古代珍宝,还有Dédalo Arte y Artesania这种汇集了手工艺人的商厦。从美国和拉丁美洲出发的新直飞航班使前往利马比任何时候都更容易。游客们通常会绕着米拉弗洛雷斯(Miraflores)社区游览,那里有像Morphology一样的整洁商店,还有可供自行车骑行的悬边窄路,更不用提Maido和Central这两家餐厅,都进入了“全球50家最佳餐厅名单”的前十名。不过,也别忘了去圣伊西德罗Calle de los Conquistadores大街的本地精品店购物,市中心还有前印加文明留下的金字塔可供参观。别因为灰色停滞不前:2020年的利马是明亮的。
SUSAN WRIGHT FOR THE NEW YORK TIMES
SUSAN WRIGHT FOR THE NEW YORK TIMES
37. 意大利,莫利塞
在这里,你会找到无拘无束的意大利本色
从没听说过莫利塞?不用感到尴尬。就算是很多意大利人,也都没去过这个位于意大利中南部的地方。但那些朝圣过此处的人,则会发现这个国家景色最壮美的地区之一,同时这里也是成立时间最短的大区,直到1963年才从原阿布鲁齐-莫利塞大区中分离出来。这里吸引游客的地方包括:如塞皮恩(Saepinum,一处由浴室和广场组成的建筑群,可与意大利首都相媲美,但没有拥挤的人群)这样的罗马人聚居地;未开发的海岸线上坐落的泰尔莫利小镇,可以俯瞰亚得里亚海,还拥有一座斯瓦比亚城堡;还有坎皮泰洛这样的山脉,其宽阔的斜坡网络会让滑雪爱好者找到家的感觉。徒步旅行者也不要错过探索transumanza,这条路线已有数百年历史,在寒冷的月份里,人们就赶着牛羊,走这条路从阿布鲁佐经过莫利塞,前往普利亚。节日是这个地区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在圣诞节期间,人们会过Ndocciata节,阿尼奥内镇等地的人们都要点燃火把庆祝;春天的Carrese节,特色则是在乌鲁里举办牛车比赛。不要开车,坐火车去看风景。由于地处偏远景色壮观而被称为“意大利的西伯利亚”的铁路线上,古老的车厢从1920年代开始就载着乘客从阿布鲁佐的苏尔莫纳前往莫利塞的伊塞尔尼亚,沿途都是森林和山村的风景。
JANE BEILES FOR THE NEW YORK TIMES
JANE BEILES FOR THE NEW YORK TIMES
38. 哥本哈根
一座更具持续性、交通更为便捷的绿色城市
一系列创新发展使丹麦首都更加接近其2025年碳中和的目标。CopenHill是世界上首个屋顶设滑雪场的垃圾发电厂,它的开放正好赶上2019-20的滑雪季。滑雪场由BIG(Bjarke Ingels Group)设计,位于该市新兴的拉夫斯黑尔(Refshaleoe)区。今年,五星级酒店Villa Copenhagen开业,该酒店坐落在哥本哈根中央火车站(哥本哈根主要火车站)旁边,以前这里是一个邮政中心。它是少数几家满足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的豪华酒店之一。11月,乘着新北欧菜系的成功浪潮,主厨Kamilla Seidler(来自Gustu餐厅)开设了自己的新餐厅Lola,该餐厅雇佣难民、前罪犯和残疾人,全部着眼于社会的可持续发展,营造出日益包容的用餐氛围。也许最大的改变莫过于大工程——新M3地铁环线(城市之环[Cityringen])。它将于2019年底开通,用17个崭新的地铁站把诺雷布罗(Norrebro)和腓特烈堡(Frederiksberg)连接起来。今年还将开通另一条地铁线,使市内交通更加可持续。
TONY CENICOLA/THE NEW YORK TIMES
TONY CENICOLA/THE NEW YORK TIMES
39. 弗吉尼亚州,里士满
曾经宁静的南方城市,如今作为一个真正的文化旅游地闪耀发光
里士满长期以来都被认为是一座沉浸在南部联邦历史中的沉睡之都,但如今它已经演变成一个充满活力的文化中心,处在艺术、美食和娱乐的时代前沿。从华盛顿特区、夏洛茨维尔(弗吉尼亚州)和弗吉尼亚海滩开车出发,很轻松就能抵达里士满,这里对华盛顿的外籍人士、千禧一代和大学生十分有吸引力。弗吉尼亚美术博物馆(Virginia Museum of Fine Arts)位于新命名的阿瑟·阿什大道(Arthur Ashe Boulevard)上,入口处矗立着克辛代·威利(Kehinde Wiley)的作品《战争的谣言》(Rumors of War),这座巨型雕塑旨在挑战这座内战纪念碑仍隐约可见的城市的英雄主义叙事。贝尔维尔是里士满的首个美食街,将于今年晚些时候在Scott’s Addition街区开放。美食街将主要由本地人气颇高的手工酿酒厂The Veil Brewing Co.以及18家商贩和3家酒吧组成。较新的出色餐厅包括Spoonbread Bistro酒馆,它将法餐与美国南方风味混合在一起,还有Parterre这家提供慰藉美食的古朴餐厅,位于历史悠久的林登区酒店(Linden Row Inn)内。对户外运动爱好者来说,浩荡的詹姆斯河(James River)上有极具挑战性的III级和IV级极速漂流,在美国城市很罕见。
GETTY IMAGES
GETTY IMAGES
40. 肯尼亚山
在这座火山上,野生动物茁壮成长——而冰川在逐渐消失
肯尼亚山——这座上次喷发已是300万年前的巨型休眠火山,乃非洲大陆的第二高山,位于赤道以南,是在肯尼亚中部地区最突出的景观。这座山也是世界上仅存几处热带冰川所在地之一。但它们的存在不会持续太久了:最近一项评估发现,2030年之前,肯尼亚山上的永久冰可能会完全消失。所以现在正是游览的好时机。要登顶17000多英尺高的多岩石山峰,需要专业的攀登技巧,但健康且有动力的徒步旅行者还是可以攀至海拔16355英尺的莱纳纳峰(Point Lenana),这是肯尼亚山脊线上的第三高峰。在四到六天的探险过程中,徒步旅行者将穿越整个生态系统:从丛状草原到竹林;从欧石南丛生的荒野岛到非洲高山地带高远而荒凉的风景。一路上,他们可能会在竹林里遇见大象的踪迹,听到鬣狗在夜里的叫声,看到犀鸟、太阳鸟和鹰。徒步旅行者可以在沿途露营或住在价格适中的山间棚屋。强烈推荐导游带路,需要有通行证;国际游客每天52美元,抵达园区即可购买。
EMILIO PARRA DOIZTUA FOR THE NEW YORK TIMES
EMILIO PARRA DOIZTUA FOR THE NEW YORK TIMES
41. 西班牙,美诺卡岛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遗产岛的可持续发展和艺术驱动的未来
美诺卡岛是地中海的西班牙巴利阿里群岛中的第二大岛,也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生物圈保护区,因其自然风光和未受破坏的海滩而备受喜爱,正准备在2020年吸引一批艺术爱好者前往。包括Hauser & Wirth在内的多家世界顶级当代画廊将在马洪港的德雷岛(Isla del Rey)上开设一个大型艺术中心,该中心位于一座已废弃的18世纪海军医院及其附属建筑内。画廊承诺通过著名景观艺术家皮特·奥多夫(Piet Oudolf)设计的花园,为医院的完全复原和该地区生态系统的保护做出贡献。加之巡回展览、吸引当地社区参与的教育活动、驻留项目和本土风味餐厅,画廊的到来刚好与该岛对生态保护和慢旅游的重视形成互补。在住宿方面,实打实关注可持续发展的精品酒店不断涌现,游客也有了更多选择。去年夏末开放的Menorca Experimental是一座有43个房间的农舍,四周环绕着野生花园,而Torre Vella和Santa Ponsa是两处僻静的芬卡(finca,即拥有古代农舍建筑的农庄),都得到了精心的修复。这里有740英亩耕地,出产橄榄油、芳香剂和有机蔬菜,成为让游客和本地人都可以慢慢探索的风尚地。
PASSION PLAY OBERAMMERGAU / ARNO DECLAIR
PASSION PLAY OBERAMMERGAU / ARNO DECLAIR
42. 德国,上阿默高
十年演一次的耶稣受难剧迎来了它第400个年头
巴伐利亚州的上阿默高小镇拥有5400人口,但到2020年,这里十年才上演一次的耶稣受难剧(Passion Play)预计将吸引50万游客,演出将从5月16日持续到10月4日。第一次演出是在1634年,而今年是近400年时间里首次有同等数量的男性和女性演员参演。这场长达5个小时的演出聚焦于耶稣生命的最后几天——从最后的晚餐(Last Supper)到他被钉死在十字架上——发挥了在镇上出生和长大的2000多名居民的演绎才能。第四次执导此剧的克里斯蒂安·斯图克尔(Christian Stückl)表示,他希望以一种新颖的方式讲述这个故事,用鲜活的场面(或称作“动态画面”)以及经过编辑的剧本,将耶稣描绘成一个“与当今世界息息相关、与那些社会边缘人站在一起的人物,”他说。上阿默高还与铁路运营商德国联邦铁路(Deutsche Bah)合作,保证游客可以在深夜返回慕尼黑,5月8日和9日还会有针对年轻游客推出的特别优惠演出。上阿默高也以其木雕遗产而闻名,木匠们(或称做“Herrgottschnitzer”)都以制作基督教木质纹样而自豪。
ANDY HASLAM FOR THE NEW YORK TIMES
ANDY HASLAM FOR THE NEW YORK TIMES
43. 英国,普利茅斯
复苏的港口城市标志了一个历史性时刻
今年是五月花号(Mayflower)从普利茅斯出发前往新大陆的400周年,这座位于英国西南部的美丽城市将举办100多场活动来纪念这一事件。这些活动包括音乐、艺术、喜剧、舞蹈、喜剧和历史场景重现,将突出清教徒和美洲原住民的双重视角。(美国马萨诸塞州的普利茅斯和其他城市也将参与其中。)普利茅斯自诩为英国的“海洋城(Ocean City)”,近年来出现蓬勃复苏。各路名厨在滨海地区开设了餐厅和酒吧,比如Pier One Bistro、the Honky Tonk Wine Library和Bonne Santé,曾经宁静的巴比肯区现在到处都是咖啡馆和酒吧。这里有数百处历史建筑,包括最近修复的16世纪伊丽莎白时代屋(Elizabethan House),它曾是“贫民窟”,最多住进过58人。(一款新五月花号数字步行app可以引导游客参观这些古迹。)今年春天,The Box将会开放,这是一个引人注目的新文化社区,以地区档案馆、历史博物馆和当代艺术展览为主要特色。这座城市还有一处巨大的装饰艺术(Art Deco)泳池,旁边就是一座绝美的灯塔和一座完整的17世纪堡垒;附近则是英国最古老的杜松子酒厂。
ALAMY
ALAMY
44. 巴西,大西洋沿岸森林
一个巨大的生态系统才有了新的徒步线路来强调它的重要性
去年夏天,世人带着无助的恐慌目睹了滥砍滥伐如何导致巴西大片亚马孙雨林化为灰烬。一项重要的、多层次的保护工作正在这个国家的大西洋沿岸森林中进行,而它正是保护更多巴西及地球宝贵资源的重要前提。作为地球上最丰富的生态系统之一,大西洋沿岸森林的生物群紧邻巴西东部海岸线,这里也坐落着里约热内卢、圣保罗等3400多个城镇。这项保护工作,就是为徒步爱好者建设一条长达2485英里的路线(已经完成了一半),它将通过连接五个州内现有的徒步路线来形成一条连续的路线,并提高公众对大西洋沿岸森林的重要性和脆弱性的认识。巴西世界自然基金会西(WWF Brazil)联手私营与公共部门的合作伙伴共同主导了这一项目,该保育组织认为,吸引游客将使人们对保护公共遗产更感兴趣,有助于加强被巴西总统雅伊尔·博尔索纳罗(Jair Bolsonaro)打击的保护工作。如今,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和日本的公民来这里旅游也更方便了:去年夏天,巴西取消了针对这些国家游客的90天签证限制。
CHRISTOPHER MILLER
CHRISTOPHER MILLER
45. 法国,贝勒岛
质朴的艺术天堂吸引了一批新游客
作为布列塔尼海岸外最大的岛屿,贝勒岛(直译为“海上的美丽小岛”)正迎来新一轮的旅游热潮。它是法国最绿色、最原始的旅游目的地之一,最近开设了许多非常棒的本土风味餐厅,比如出生于日本的厨师卡斯特斯·遥(Haruka Casters,音)的Restaurant AO,以及装潢时髦的酒店,包括始建于1880年的Hotel du Phare,由建筑师让-米歇尔·威尔莫特(Jean-Michel Wilmotte)负责翻新。从基伯龙乘渡轮45分钟即可抵达贝勒岛,这里是19世纪晚期克劳德·莫奈(Claude Monet)等艺术家喜爱的隐居之所,莫奈将其充满戏剧性的海滩作为他许多画作的主题,还有女演员莎拉·伯恩哈特(Sarah Bernhardt),她将位于波拉因角(Pointe des Poulains)的一处废弃石堡改建成了自己的避暑别墅。2019年开通的电动汽车租赁服务,是旨在保护这里自然美景的对生态负责(eco-responsible)倡议中最新的一项举措。(其他举措还包括维护岛上56英里徒步线路的专业团队,以及沿着受到严格保护的壮丽海岸线重建沙丘。)
EMILIO PARRA DOIZTUA FOR THE NEW YORK TIMES
EMILIO PARRA DOIZTUA FOR THE NEW YORK TIMES
46. 西班牙,阿兰谷
曾经遥远的比利牛斯山谷冒险乐趣更多了
在过去,冬天进入陡峭的比利牛斯山谷的为数不多的途径之一,就是穿上雪鞋徒步。如今造访变得更加容易,由于公路和隧道状况的改善,从巴塞罗那驱车200英里穿越松林地带就能到达,只不过,阿兰谷仍然处于文化分离的状态中。几个世纪以来,这里与世隔绝,还保留着中世纪的村庄,讲阿兰语(Aranese),原始荒野为新兴的户外探险提供了宏伟背景,只不过在巴塞罗那和海岸风光的耀眼光芒下,这里基本还是难出风头。高海拔的巴奎拉-贝雷特(Baqueira-Beret)滑雪度假村现在拥有100多英里的滑道,最近还扩展到最高峰巴基弗角(Cap de Baciver),以及埃斯科纳克拉贝斯(直译为“山羊掉下来的地方”)附近的非滑雪场地形。去热闹的酒吧和餐馆(毕竟这是西班牙)补充能量,比如在Cinco Jotas Baqueira,你可以尽情品尝用橡子喂的猪肉做的火腿。这处山谷如今在夏季也很热闹,比利牛斯山脉上开辟了徒步旅行和骑行路线,包括圣地亚哥朝圣之路(Camino de Santiago)的路段升级,以及加隆河(Garonne River)新的环行路线。2020年7月,实际上最具挑战性的竞走比赛之一,环勃朗峰超级越野耐力赛(Ultra-Trail du Mont Blanc)将首次在阿兰谷举办,同时这里还会有处处笙歌的巴奎拉-贝雷特越野节(Baqueira-Beret Trail Festival)等活动。
MARCUS WESTBERG
MARCUS WESTBERG
47. 蒙古
在其他游客抵达之前先看一眼蒙古
如果你想在大批游客到来之前发现地球上的某处好地方,那就在2020年去蒙古玩吧。很难想象这个人口稀少的国家会成为宠儿——但这里的游客数量的确正在增加,基础设施也在完善。去年,蒙古吸引了53名游客造访,高于2000年的15万。首都乌兰巴托正在启用一座新机场,预计将于5月底完工。这座机场由日本政府出资建设,可容纳旅客比旧有机场多了三倍。预计也会有更多从亚洲目的地出发的直飞航班。如今,蒙古拥有400多家旅游公司、300家酒店、600多个度假村和旅游营地。蒙古政府为建造酒店的公司提供税收减免优惠,并取消了旅游营业执照。它甚至还提出了一个旅游宣传口号:“蒙古——天生游牧。”在这里的一些流行活动包括徒步旅行、登山、观鸟、骑马、骑骆驼和牦牛旅行队。几乎所有旅行公司都把戈壁沙漠(Gobi Desert)列入了行程。7月举行的那达慕体育节(Naadam sports festival)是很棒的文化活动。它包括蒙古最受欢迎的三项运动:蒙古摔跤、射箭和长途赛马。
SUSAN WRIGHT
SUSAN WRIGHT
48. 斯洛文尼亚,朱莉安娜步道
以可持续发展为重点的徒步环线展示了一个绿色国家的史诗级美景
斯洛文尼亚可以说是世界上最有环保意识的国家。2016年,其主要城市卢布尔雅那被命名为欧洲绿色之都(European Green Capital)。2017年,斯洛文尼亚也成为首个获得“绿色目的地”认证的国家。因此,这片与马萨诸塞州面积相当、拥有200万人口的多山地区,最近对以可持续发展为重点的朱莉安娜步道(Juliana Trail)进行了最后的整修,及时迎接2020年春季的徒步旅行者,也就不足为奇了。这条徒步环线全长166英里,环绕特里格拉夫国家公园(和园内海拔9395英尺的特里格拉夫山),并连接位于欧洲东南部朱利安阿尔卑斯山脉(Julian Alps)的村庄,有两重存在价值。其一很明显:为冒险家们提供一条穿越国家名胜风景的路线,比如适合拍照的布莱德湖(Lake Bled)、翠绿的索查河(Soca River)和博希尼冰川湖(Lake Bohinj)。与此同时,这条路也将分散游客量,减少旅游堵塞,将更多游客带到沿途被忽视的景点。毕竟,责任是斯洛文尼亚总体旅游规划的核心。“今天,仅仅热爱一片风景是不够的,”索查谷旅游局局长扬科·胡马尔(Janko Humar)说。“你必须未雨绸缪,保护未来。”
ETHIOPIAN CAPITAL
ETHIOPIAN CAPITAL
49. 埃塞俄比亚,亚的斯亚贝巴
快速增长的经济为埃塞克比亚首都带来了可持续的旅游业和扩建的机场
据说咖啡就起源于埃塞俄比亚,石器时代的人类祖先首先在这里把燧石雕刻成工具,用岩石凿出的教堂坐落于悬崖之上,而它如今是非洲发展最快的经济体。没什么地方比熙熙攘攘的亚的斯亚贝巴更能见证它的崛起。这座埃塞俄比亚首都被命名为2020年世界文化和旅游之都是有充分理由的:它的宝藏包括阿克苏姆,传说中希巴女王的出生地;收藏传统工艺品和史前化石的国家博物馆,还有许多教堂,包括铜顶新巴洛克风格的圣三一大教堂(Holy Trinity),以及非洲第二大的、全是壁画的梅德哈内阿莱姆大教堂(Medhane Alem)。这座城市拥有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的第一个轻轨交通系统,其工业和交通部门也都充满环保新能量。公共空间有了更多绿色,也有更多面向游客的生态友好型住宿设施。曾经混乱不堪的小型交通枢纽博莱国际机场(Bole International Airport)已经进行了一项耗资3.63亿美元的翻新工程。新机场的规模是其前身的三倍,附近有一家五星级酒店,年接待游客可达到2200万人次。
STEFANA MAN
STEFANA MAN
50. 罗马尼亚,特兰西瓦尼亚阿尔卑斯山脉
赞美欧洲的古老森林
想要体验真正的荒野而不必走到天涯海角,只需选择罗马尼亚即可。欧洲现有的原始森林有65%都存在于此。这些森林不仅是熊和狼的家园,也有数量惊人的动植物群,在全国各地都能找到它们的踪迹,但你若想体验完整的森林之旅,没什么比前往南喀尔巴阡山脉(也被称为特兰西瓦尼亚阿尔卑斯山脉)更合适的了。到Domogled-Valea Cernei国家公园,或在东边更远的弗格拉什山脉,那里有数千英亩真正的原始自然风光,还有徒步旅行、露营、在瀑布下游泳等等乐趣。罗马尼亚非常像样的公路(其中一条叫做川斯发格拉山[Transfagarasan]公路,本身就是机车爱好者的目的地)让即便是短途旅行的游客也能够抵达以上所有地方。没有比当下更重要的时刻来观赏和赞美这些森林了:尽管环保人士做出了努力,英国查尔斯王子还称其为“一个早已摧毁了大部分荒野的大陆上的无价之宝”,但砍伐仍在继续,其中一些还是非法。大量游客的到来可能会带来真正的影响,传递这样的信息,即这些树活着比死了更有价值。
51. 意大利,乌尔比诺
赞颂文艺复兴时期意大利最伟大艺术家之一的人生和作品
今年是拉斐尔逝世500周年。作为文艺复兴时期意大利最伟大的画家之一,拉斐尔就生活在乌尔比诺——一处位于浪漫的圣弗朗西斯科广场(Piazza di San Francesco)附近的保存完好的房子里。一楼就有他最早的壁画作品之一。在15世纪,这座房子是意大利各地最优秀的一些艺术家和作家的聚会地。今年10月,位于乌尔比诺的马尔凯国家美术馆(Galleria Nazionale delle Marche)将展出拉斐尔一些最伟大的作品,并和其他文艺复兴时期的艺术家作品放在一起,展览将持续到明年1月19日。从4月到年底,该市将举办贸易展会、论坛峰会和专为文学和舞蹈设置的公共空间。今天,乌尔比诺的艺术氛围充满活力。除了拥有世界上最古老的大学之一(乌尔比诺大学建于1506年),因为图书装饰与插图研究所(Institute for Book Decoration and Illustration),乌尔比诺还被认为是意大利的图书之都。8月这里将举办一场爵士音乐节。作为一座坐落于山上的城墙都市,被低估的马尔凯(Le Marche)乡村风光在这里一览无余,乌尔比诺拥有托斯卡纳所有的一切——但消费水平和游客数量都只有他的一半。
JANIE OSBORNE FOR THE NEW YORK TIMES
JANIE OSBORNE FOR THE NEW YORK TIMES
52. 蒙大拿州,冰川国家公园和白鱼镇
变暖的世界里一处正在变化的风景
冰川国家公园(Glacier National Park)在1910年建成时,拥有150处冰川;今天,只剩下25处。虽然冬季严寒和夏季酷暑继续改变着公园景观,但它的自然之美仍令人瞠目结舌,有762处湖泊、175座山脉、200多个瀑布和超过700英里的游人路径。今年夏天,斯佩里小屋(Sperry Chalet)将重新开放,这是一处有百年历史的受人喜爱的荒野小屋,2017年被野火烧毁后进行了重建。要想体验这耗资900万美元重建而成的拥有17个房间的宿舍,你得提前几个月预订,还要计划一次崎岖的登山之旅才能抵达。虽然小屋和其他历史悠久的旅舍是很棒的住宿营地,但更想接近文明的人应该前往白鱼镇(Whitefish),一座由铁路车站发展而来的度假小镇,从公园向西大约30分钟车程即可抵达。像Cafe Kandahar这样屡获殊荣的餐厅,以及Firebrand Hotel等精品酒店近年来纷纷开业,但这座湖滨小镇仍保持了它的拓荒精神。
翻译:邓妍、晋其角、Harry

纽约时报:这是有史以来最好的一年

纪思道

孟加拉国罗辛亚难民营一所女校的学生。 ALLISON JOYCE/GETTY IMAGES
孟加拉国罗辛亚难民营一所女校的学生。 ALLISON JOYCE/GETTY IMAGES

如果世界的现状使你感到沮丧,请听听我的一个想法:在人类历史的长弧中,2019年是有史以来最好的一年。

那些让你烦恼的坏事是真的。但下述情况也是真的:自从现代人类在20万年前出现以来,2019年几乎肯定是儿童死亡的可能性最小、成人文盲的可能性最小,以及人类遭受极痛苦、损毁外形的疾病可能性最小的一年。

在最近几年里,每天都有32.5万人首次用上电。每天都有超过20万人首次获得自来水。每天都有65万人第一次上网。

对所有的人来说,最大的灾难也许是失去一个孩子。这在过去经常发生:历史上,几乎一半的人类死于童年。直到1950年,全世界仍有27%的儿童在15岁前死亡。现在,这个比例已下降到4%左右。

“如果你有机会选择自己的出生时间,选择在过去几千代人中的任何时间都有相当大的风险,”牛津大学经济学家、“用数据看世界”(Our World in Data)网站的负责人马克斯·罗瑟(Max Roser)指出。“过去,几乎每个人都生活在贫困中,饥饿是普遍现象,饥荒经常发生。”

但是……但是……但是现在有特朗普总统!现在有气候变化!有也门战争!有委内瑞拉的饥饿!有与朝鲜发生核战争的风险……

所有这些都是重要的担忧,也是我为什么经常写这些话题的原因。但我担心,新闻媒体和人道主义领域如此不懈地关注坏消息,以至于我们让公众以为,所有的趋势都在朝着错误的方向发展。半数以上的美国人在民意调查中说,世界贫困人口的比例正在增加,然而,过去50年的一个趋势是全球贫困人口大幅减少。

近在1981年,地球上还有42%的人口忍受着“极端贫困”,联合国将极端贫困定义为每天的生活费低于两美元。如今,这个比例已降至世界人口的10%以下。

这相当于在十年中的每一天,报纸上都可以刊登这样的头条:“昨天又有17万人摆脱了极度贫困”。如果使用更高门槛的话,标题可以是:“过上每天10美元以上生活的人数昨天增加了24.5万人”。

当然,许多摆脱了极端贫困的人仍很穷。但因为他们不再赤贫,成为文盲或饿死的可能性就小了。人们常常认为发生饥荒是常规,但得到世界粮食计划署承认的最近一次饥荒是2017年在南苏丹爆发的,它只涉及了南苏丹一个州的部分地区,而且只持续了几个月。

脊髓灰质炎、麻风病、河盲症和象皮病等疾病正在减少,而且,全球的努力已经扭转了艾滋病的形势。半个世纪前,世界上半数以上的人曾经一辈子是文盲;现在我们正在接近90%的成人识字率。我们在女童教育上取得的进展尤其之大——在改变世界方面,几乎没有比教育和赋予妇女权力更有力量的东西了。

读到这里,你可能会感到不舒服。在世界仍存在如此多问题的情况下,欢呼进步似乎不得体、存在误导或产生适得其反的效果。我明白你的想法。此外,这些数字也存在争议,而且,2019年的数字是推断出来的。但我担心,对世界现状的深度悲观让人麻痹,而不是增强人们的力量;过度悲观不仅让人感到绝望,也让人感到无助。

例如,读者总对我说,如果我们拯救儿童的生命,结果将会是引发新饥荒的人口危机。他们没有意识到,当父母相信他们的孩子会活下来,而且父母有控制生育的手段时,他们会生更少的孩子。亨利·基辛格曾嘲笑孟加拉国是“经济状况极差的国家”,但现在孟加拉国的经济增长速度比美国快,而且孟加拉国的妇女平均只生2.1个孩子(低于1973年的6.9个)。

是的,世界上每六秒钟就有一个孩子死去,这仍令人震惊,但想想就在几十年前,每三秒钟就有一个孩子死去。认识到进步的可能,能激励我们作出更大的努力,这就是我为什么每年写篇文章来提醒人们,我们在对抗人类共同敌人上取得的进展。

气候变化对我们的地球仍是一个巨大的威胁,富裕国家的同情疲劳也如此,而且,我们很可能实现不了联合国在2030年前消除极端贫困的目标。与此同时,在美国,特朗普对我们的制度构成了持续不断的挑战,数百万个家庭被甩在了后面,并在苦苦挣扎。我们应该在所有这些方面继续努力(我很关心美国家庭的状况,这是我新书的主题),但如果我们承认有来之不易的进步这个背景的话,我们将提升士气。

“我们是一些历史上首次找到办法解决这些问题的人,”经济学家罗瑟说。“我们已经改变了世界。活在这样一个时代多令人惊叹啊!”

“三个事实同时存在,”他补充说。“世界比以前好了,世界很糟糕,世界可以变得更好。”

我也从许多人——尤其是年轻人——展现的让世界变得更美好的热情中找回信心。我最近发表了我的年度“有意义的礼物”指南,建议向四个组织捐款来取代传统礼物。到目前为止,读者已向这些组织捐赠了160多万美元,为拯救和改变国内外人民的生活做出了贡献。

所以我保证,我还会在我每隔一天的专栏里为世界发愁,但让我们打断这种忧郁片刻,来看看最终可能会被历史学家视为21世纪初世界上最重要的一个趋势:我们在消除可怕的疾病、文盲和极端贫困上取得的进步。

我1959年出生时,世界上半数以上的人一辈子是文盲,生活在极度贫困之中。到我死的时候,文盲和极度贫困有可能差不多已被消除。很难想像人类社会在我们的注视下,取得比这更大的胜利。

韦氏词典2019年度词汇:they

 
《纽约时报》

周二,韦氏词典宣布人称代词they(他们/她们)为年度词汇,这标志着越来越多人使用这个古老的复数人称代词,来指代性别认同非二元的个人。
该词典称,年度词汇是基于数据选出的:2019年,韦氏词典网站和应用程序中,they的词义搜索量比去年增加了313%。去年的年度词汇是justice(正义),2017年则是feminism(女权主义)。
韦氏词典总编辑彼得·索科洛夫斯基(Peter Sokolowski)说,公众对词汇的兴趣通常是由重大新闻事件驱动的。今年其他一些获得了较高搜索量的词语包括quid pro quo(交换条件)和impeachment(弹劾),这些都与政治头条新闻相关。
但像they这样的实用性词语获得搜索热潮并不常见。它可能反映出人们对越来越多使用非二元人群的代词产生的好奇和困惑。
许多美国人,尤其是年长的美国人在发现人们把they用作单数人称代词时,会感到有些困惑。“对于那些没有跟上形势的人,他们会这样抱怨,”韦氏词典在一篇博客文章中写道。 “将they用作不特指性别的代词是不合语法的,因为they是复数代词。”
但是对于那些性别认同非二元的个人来说,被称为“他”或“她”是不准确的。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去年秋天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超过三分之一的美国青少年和20出头的年轻人认识使用性别中立代词的人。这个数字是40岁左右的人的两倍,是50和60岁人的三倍。
为其他性别认同正名的努力触发了社交媒体资料和电子邮件签名上出现的新代词。最近,一些州和市政府在身份文件中为非二元性别者添加了“X”选项,该选项以前只有“M”(男性)和“F”(女性)。此外,据《纽约时报》报道,今年至少有六个州的立法者在司法实践中努力促成单数they的使用。
韦氏词典在其词条中为they添加了单数人称代词的定义,用来指拥有非二元性别的人,并指出在出版、编辑和社交媒体中,使用单数they来指非二元性别个人的现象越来越常见。
为了详细说明这一点,韦氏词典引用了《纽约时报》最近的一篇文章:
周二,韦氏词典援引2019年的几则新闻来解释促使人们搜索they一词的好奇心。在众议院司法委员会的一次听证会上,议员普拉米拉·贾亚帕(Pramila Jayapal)表示,they是她孩子的代词。歌手山姆·史密斯(Sam Smith)宣布其代词是they和them。美国心理学会(American Psychological Association)建议在学术写作中使用单数形式的they来指代性别未知者,或那些自己使用they的人。
“作为一个语言爱好者,这个事情中有趣的是我们目睹了社会因素直接影响语言的转变,”索科洛夫斯基说。“这种影响我们大概凭直觉就能知道,但很少能像在这件事中看到的那么清晰。”

《中国式家长》让你做一次“虎爸虎妈”——NYTIMES

和现实生活中一样,在《中国式家长》的游戏里,保持良好形象是很重要的。如果孩子在亲戚面前表现不好,你可能会因为“丢面子”而难过。 MOYUWAN GAMES
和现实生活中一样,在《中国式家长》的游戏里,保持良好形象是很重要的。如果孩子在亲戚面前表现不好,你可能会因为“丢面子”而难过。 MOYUWAN GAMES
上海——你希望自己的孩子在学校表现出色。希望他们有好朋友和有趣的爱好,不要和讨厌鬼谈恋爱。你甚至可能希望他们快乐。
但是在这个电脑游戏中,如果事情没有按计划进行,你总是可以搞个新的数字孩子从头开始。
中国的一款新游戏让玩家可以控制最可怕的角色:爸爸、妈妈。任务吗?就是要把儿子或女儿从摇篮抚养到上大学。
中国的父母以苛求和责骂闻名,当然,有时也有爱,在这样一个国家,这款名为《中国式家长》的游戏大受欢迎。自从去年9月发行以来,它在美国游戏制造商Valve Corporation运营的在线市场Steam上获得了大量的用户。虽然还没有官方数据显示究竟有多少人下载了这款游戏,但它已在网上引发了热烈的讨论,并得到了数万条评论。
《中国式家长》的开发者是独立工作室“墨鱼玩”,工作室创始人杨葛一郎说,他希望今年能推出英文版。这款游戏售价9.99美元,它的成功似乎并不是因为人们想用它来报复自己成长中的遭遇。恰恰相反:一些粉丝写道,这款游戏让他们可以从家长的角度来体验童年,把他们玩哭了。
“小时候妈妈让我做的很多事情我都不懂,”19岁的康生浩(音)说,他是中国东北城市秦皇岛的一名专业博客作者。“玩这个游戏,我得提高儿子的数字,让他更有出息,娶到校花,我更理解父母了。”
游戏里有养育孩子的所有欢乐和磨难。玩家可以在逼迫他们的数字后代获得传统的成功和让他们保留一些童真之间做出选择。他们需要为孩子提供职业指导,(勉强)忍受他们十几岁的孩子的第一次约会。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了高考,也就是决定许多中国年轻人命运的竞争激烈的高等院校入学考试。
杨葛一郎说,他还希望推出一款智能手机版的《中国式家长》,让玩家看到自己的虚拟子女与朋友们的子女相比如何。中国家长最喜欢的莫过于向同龄人吹嘘自己的孩子有多棒。
“我们想给游戏玩家一个机会,把自己从中国孩子变成中国家长,看看他们在同样的位置上时会怎么做,”30岁的杨葛一郎说。
亲子关系在任何地方都可能会从尊敬变成反叛、再回到尊敬。在中国,这种关系的变化和整个国家的变化一样快。
政府实行了几十年的独生子女政策,这意味着中国的男孩或女孩肩负着父母向往美好生活的全部重任。政府对人口的控制已有所放松(不过这个游戏里的孩子没有兄弟姐妹),经济增长也为人们创造了更多的发展机会。在高考中取得好成绩不再是通向光明未来的唯一途径。如今的父母可能更想知道,过多的压力是否会让孩子变成情绪低落的机器人。但是,财富的激增也提高了人们对职业成功的预期,并为富裕家庭提供了新方式,可以让他们的孩子跑在前面。蔡美儿(Amy Chua)的《虎妈战歌》(Battle Hymn of The Tiger Mother)曾让人们广泛关注高压教育方式,这种方式在中国并未消失,而是在慢慢改变。
在《中国式家长》中,虚拟孩子的生活在48轮游戏中展开。在每一轮中,玩家要给孩子安排课程和活动——钢琴课、游泳课、创意写作、编程等等。你也可以给孩子买礼物:冰激凌、玩具,甚至是《跟马云学口才》,这本书的主角是中国电子商务巨头阿里巴巴的联合创始人、亿万富翁马云。
祖母可能会不时出现,提供一些关于性别的过时观点。“当初听我的生儿子就没这么多事儿。” MOYUWAN GAMES
祖母可能会不时出现,提供一些关于性别的过时观点。“当初听我的生儿子就没这么多事儿。” MOYUWAN GAMES
这些选择将塑造你的孩子在六个方面的发展:智商、情商、体魄、想象力、记忆力,以及魅力。
屏幕上有图表,反映孩子的心理压力 。给他太多的功课,孩子可能会垮掉。但也不要让你的“家长满意度”分数降得太低。还有一个分数体现的是“面子”这个概念,面子在中国文化中极为重要。如果孩子因为在学校表现不好丢了面子,暑假去欧洲的旅行就可能会被取消。
孩子长大了,会有青春期的爱情问题。游戏中的爱情走到哪一步?我们只能说,中国的审查者不会容忍被认为不健康的电子游戏。
孩子的最终分数决定了离开父母后会发生什么。游戏中有200多所学院,包括职业学校和精英大学,孩子可能进入其中之一。善于社交的人可以挑选合适的伴侣。有各种可能的职业:出租车司机、著名作家、电子商务巨头,还可以成为碧昂斯(Beyoncé)。
在较早版本的《中国式家长》中,玩家只有养儿子的选择。在目前的版本中,选择养女儿的会得到提醒,内容是中国仍然普遍存在的观念。女儿的虚拟奶奶会说,女孩子在学校里用不着学得和男孩子一样好。女儿的母亲会说,对一个女孩来说,努力工作最终是为了嫁得好。
玩了《中国式家长》后,秦皇岛的博客作者康生浩请了一个应该对中国父母很懂行的人来玩这个游戏:他的母亲臧文茹(音)。他把妈妈玩游戏的视频上传到了流媒体平台Bilibili上。这段视频的浏览量已经超过了59万次。
“我们希望帮孩子做出我们觉得最好的决定,帮他们少走弯路,”51岁的臧文茹说,她在一家酒店工作。“但我觉得,很多人忘了生命中的每一步都很重要,包括弯路。我们都当过中国孩子,我们也希望被尊重。”
《中国式家长》并没有停止在数字孩子长大那一刻。如果孩子最终拥有良好的性格分数、良好的教育和职业,那么游戏中的下一代从一开始就拥有更好的性格分数。
康生浩和母亲臧文茹在中国秦皇岛家中玩这款游戏。 YAN CONG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康生浩和母亲臧文茹在中国秦皇岛家中玩这款游戏。 YAN CONG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另一方面,“如果你把第一代搞砸了,那么接下来的几代人就更难取得突出成就,”游戏开发者杨葛一郎说。
南方城市广州的区块链企业家、21岁的孔庆勋(音)已经在游戏中养育了八代儿子。他让第一代的儿子大踢足球、大玩电子游戏。但他没考上大学,所以孔庆勋改变了做法。
他给第二代的儿子施加了很多学习上的压力,所以他考上了北京著名的清华大学。从那以后,孔庆勋让孩子们走上成功之路就变得更容易了。到了第七、八代,他的孩子已经非常有天赋,即使不努力学习也能在学业上出类拔萃,还可以和漂亮女孩约会。
他觉得游戏很像真实的生活,孔庆勋说。
“开始的时候,你觉得它只是一个百米赛跑,”他说,他指的是人生。“后来你发现它是一场马拉松。最后你会明白,它是一场永无休止的接力赛。”

在谷歌地图上,看到我回不去的婚姻

BRIAN REA
BRIAN REA

January 15, 2019

约六周前,我丈夫搬出去了,我们将近19年的关系就此结束,但谷歌地图(Google Maps)还没有注意到这一点。那天早上,我把孩子们带出去,方便他和两个法学院的朋友把他的东西装上一辆U-Haul货车,送去他租的房子。我们一致同意他搬出去,我们也一致同意了他带走的东西:他已故的老板留下的餐厅家具和绘画;我们买来装结婚碗碟的餐具柜;古董衣柜,那是我们住的第一个公寓的邻居留给我们的,因为他搬家的时候车上装不下。

我丈夫大多数要搬走的东西都是我帮忙收拾的,因为他工作太忙。我把我们的书、CD、圣诞饰物、马克杯都筛选了一遍。搅拌机:他的。料理机:我的。饼干模:他的。麦芬罐:我的。我们曾经的生活,就此一分为二。

虽然他住的地方只有几个街区远,但我还没去过他的房子。

几周前我远离在俄亥俄州的家,到图森参加一个写作入驻计划,我不知道我是发什么失心疯,会去谷歌搜我们的地址,总之我搜了,情况是这样:我在谷歌地图上看到了我的家,我丈夫还住在里面,并且,我认为,还爱着我。照片是2016年1月拍的。

不,照片上是白天,所以我丈夫当时应该在上班。蓝色垃圾桶摆在路边,是满的,所以我知道那是礼拜一上午。地上有一点积雪,邻居的木兰树光秃秃的。它们在春天开花,有那么几天会美得不像话,然后花儿就凋零了,把两家的院子都弄得乱七八糟。

但我还是爱那些树。

虽然是冬天,我儿子的三轮车就丢在门廊。在没有车库的情况下,这就是放自行车的地方了。雪铲可能也放在附近。照片没法再放大了,所以我看不到正门边那个装着融雪盐的黄袋子,但我知道它就在那里。我知道袋子里有个当铲子用的橙色塑料杯。

我可能在里面,独自一人;我丈夫晚上才回来。我可能在笔记本电脑上工作,用两只手的食指一通敲,因为我一直没学会正确的打字。也许,我正在重新加热那杯我一直没顾上喝的咖啡。

下午,垃圾一收走,我就会从车道上取回开裂的垃圾桶,把它们拖回房子的一侧。我要步行去小学接女儿。接着,我开车带着她,去托儿所接儿子。

那景象跟红色、多石的图森比是天差地别,像是另一个星球,天上的星星比我在其他任何地方见过的都要多。

透过手提电脑屏幕,我能看到我家房子的窗户、门、长春花蓝的壁板和那片假装是花坛的东西——其实只是一道铺了木屑土的沟。我能看到屋前的走道,我丈夫会穿着他的正装和大衣走过来。那将是晚上6点左右,天已黑。孩子们和我可能会通过挡风门看到他,我儿子——2016年1月时只有3岁——可能会大喊一声“爸爸!”,然后奔过去迎接他。

那个寒冬的上午,谷歌的一个人开车经过,照了这张照片。两年半以后,我的婚姻变得无法维持。我需要解释为什么吗?我需要在这里说说发生了什么,对谁说,由谁来说?这不重要。

在仍挂在网上的我的房子2016年1月的那个版本里,我看不到我丈夫堆在餐厅桌子下的一双双鞋,或他遗落在房间四处的带黄渍的茶杯,但我知道它们在那里。他目前在读的书——同时要读那么多本——在旧躺椅上叠起,那把我们曾在上面无数次摇晃着儿子的躺椅。

我丈夫的洗发水在淋浴间里,他的剃须刀和剃须乳在水槽边。他的牙刷和枕头还在楼上;他直到两个夏天以后才开始睡沙发,而我们房子的那个版本永远不会放到网上——那个我们居住但没有生活在一起的版本。

人们——其他人,像我一样的人——对谷歌地图有疑问:“我怎样移除我家的照片?”“我怎样更新我房子的照片?”“我怎样去掉对我的房子的模糊处理?”

当我在谷歌地图上看我的房子,我是在看另一种生活。一个我设法要对好焦距的模糊了的生活。

“大部分照片是由汽车拍的,”我读到,“但也有一些是通过背包客、三轮车、步行、船只、摩托雪橇和水下装置拍的。”

我了解到,2018年,谷歌日本开始提供从狗的视角看到的街景。但在2016年1月,我们还没有狗。我们的波士顿㹴是在那年4月底收养的。她被虐待过,髋骨和脊椎从她那身大理石纹毛里凸了出来。

我们把她领回家那天,她咬了我丈夫的手,当时他试着把她抱起、放到车里。但之后她就变安生,在我怀里睡着了。看着那个周一早晨的我家房子的照片,我知道我独自一人在那里,没有狗在一旁蜷缩起、打鼾。没有狗那身带斑纹的白毛,让我把脸埋到里面哭泣。我在房子里面。我丈夫还在回家的路上。我还没有理由为他而哭泣。

我知道我不该折磨自己。我该合上电脑,再泡杯茶,再看一次显出不可思议的橙色的日落。我该写作,这也是我来这里的原因。但我抑制不住自己。我点回到先前照片的时间线,每一张都是我婚姻生活的一个节点。

我可以看到2015年11月:我的车在车道上,我独自在房子里,或者和3岁的儿子在一起。他还没上学,只去半天的日托。万圣节的装饰都还在,地面上散落着干枯的棕色树叶。前门旁边的松树上罩着我丈夫和孩子们扯开铺上去的棉花蜘蛛网。

那棵树一年后死了,他残忍地把它砍倒。

我可以再点击一次,看到2014年8月:我的车在车道上,儿子的婴儿车停在前侧走道上,我还在学步的小孩和我肯定在房子里。他很可能在打盹儿,或者我们在游戏室的地毯上堆着他的亮色积木。我的手机很可能在厨房操作台上充着电。或许在丈夫短信告诉我他回家吃饭或不用等时它会亮起。

我可以看到2012年6月:我的车在走道上,阳光在院子里洒下斑驳的光影。邻居的玉兰花树绿意盎然,但花期已过。我在屋内,独自一人或和女儿一起,我怀着孕,儿子十月将出生——在两年流产两次之后。我丈夫将回家,掏出口袋里的东西放在餐桌上——六年后将被他装上U-Haul车的那张桌子。每天晚上,桌上都会有一小堆他的东西:名片、零钱、我送给他作生日礼物的刻了名字的钱夹。当我在谷歌地图上看着我的房子——全然忘记了日落——我看到我们一家人的家。我看到我的孩子们画的家,长春花蓝色蜡笔涂的壁板,棕色的门,窗户是黑色方块和加号。如果把照片放大,我能看到松树的树桩。但看不到任何预示着我们的婚姻将终结的迹象。

我怎样在头脑里更新家的图像?怎样去掉它的模糊处理?

“街景每过一到三年会进行更新,”我读到。

距谷歌上次拍摄我们的街道已经快三年了,这意味着不久后的某天,一辆顶上装着摄像头的车将驶过,告诉我我已经知道的:我独自一人,试着更新,试着去掉模糊。

餐厅桌子下再也不会有男人的鞋,不会有带渍的茶杯。那一天,孩子们可能会在那里,或在学校,或在他们父亲的房子里。

——纽约时报 MAGGIE SMITH

 

奇拉维特——”小时候的世界杯”系列

刚认识足球就喜欢上奇拉维特,在十几岁的少年眼中,霸气值爆表。这篇文章写的很好,他们正是我们的青春回忆。
“与其说,我们是想念奇拉维特、伊基塔、巴尔德拉马、马拉多纳,倒不如说,我们是在缅怀某种青春的荷尔蒙:那些当年在学校里陪我一起XX的XX们,你们还好吗?祝你们新年快乐!”

世界足坛有很多“疯子”,比如帕勒莫、伊基塔、贝尔萨;世界足坛也有很多“狂人”,比如穆里尼奥。这些人都有着狂放不羁的性格,如同行走的火药桶,可他们同时也拥有高人一等的实力,除了又爱又恨,我们找不到别的形容。

继续阅读“奇拉维特——”小时候的世界杯”系列”

新与旧、变与不变:纽约唐人街的食物与人 ——纽约时报

ELAINE CHEN2018年12月20日


虽然作者的公寓旁边就有一家亚洲超市,但她说她仍然会去华埠,因为那儿食物的种类更多,也因为那片街区的喧嚣和能量。 MARY INHEA KANG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即使是在从我住的地方到曼哈顿的华埠要花好几个小时的时候,那里也是我家购买食品杂货的地方。几十年前,在美国大西洋沿岸的大部分地区,你找不到同样种类和质量的中国农产品、肉制品和干货。

但这已有所改变。

继续阅读“新与旧、变与不变:纽约唐人街的食物与人 ——纽约时报”

关于美国中期选举,你需要知道的一切

这是美国历史上最多元化的一次中期选举。
这是美国历史上最多元化的一次中期选举。

中期选举是在什么时候?
2018年11月6日。叫上朋友一起去。
会涉及华盛顿哪些层面?
435个众议院席位和33个参议院席位。
值得关注的事项包括:国会两院将由哪个政党控制,并获得对特朗普总统及其政府的监督权。(提示:如果有机会,民主党人将比共和党人更积极地展开调查)此外,选民一般都会获得“I Voted”(我投票了)贴纸,那是经常能引起周围人欢呼的东西。
不妨了解一下:众议院议席每两年选一次。由于参议员的任期为六年,且是错开的,所以今年秋天有33个州要选参议员。
华盛顿以外的地方呢?
6665个州职位和成千上万个地方职位。
别忘了还要选州长、州立法席位和其他众多非联邦机构的职位,包括市级。今年有36个州将选出新的州长。
谁会赢得众议院?
肯定是民主党。
或者共和党。
反正是其中一个。
大家一直在谈论所谓的“蓝色浪潮”,让民主党拿下参众两院的多数席位。有可信的迹象表明,民主党今年充满活力。但强劲的经济,以及特朗普的贸易保护举措,将激励大量的共和党人出来投票。所以,难以保证哪个党将大胜——只会有很多势均力敌的竞争。看看那些民调结果,作出自己的判断。
如果民主党拿下众议院,会带来什么?
政治上:展开调查,高声演说,也许还会启动弹劾程序。立法上:恐怕难有成就,回归到分裂政府状态。民主党人会认为这是一个重大的进展。
如果共和党守住了众议院,会发生什么?
政治上:华盛顿的一党统治进一步加强,特朗普可能更加为所欲为,几乎可以肯定不会遭到弹劾。立法上:更多的放松管制,也许还有更多的减税,也许还会进行废除《合理医疗费用法案》(Affordable Care Act)的又一次尝试。
民主党需要夺过多少席位,才能在众议院成为多数党?
23席。
他们要如何实现这个目标?
先得拿下希拉里·克林顿在2016年所赢选区的23个共和党席位当中的一部分。
但民主党在数十个选区看到了明确的机会,从多元的都市区到郊区(这里许多受过大学教育的选民看不起特朗普),到一些农村席位。我们在这里建了一个众议院争夺战的战场指南。
有多少美国人生活在竞争激烈的国会选区?
5000多万。
在众议院的435个席位中,大约75个竞争激烈。每个选区大约有70万人。所以,在竞争激烈的选区,有超过5000万人。
哪些州的众议院之争最激烈?
这30个州。
各地都存在十分关键的争夺:加州、东北部(宾夕法尼亚、纽约、新泽西)、中西部(艾奥瓦、伊利诺伊、明尼苏达),甚至是传统的共和党据点,如德州。我们在跟进那些竞争最为激烈的州。
我的投票重要吗?
重要。
我的意思是,当然,在特定的选举中,你的那一票不太可能决定胜负。但这并非不可能!而且,即使在超过一票决定的选举中,整个过程也具有公民意义。
此外,中期选举的投票率一般低于总统选举。所以这是反对派人士打破统计预期的好机会,如果这是你感兴趣的目标的话。
我可以提前投票吗?
这取决于你住在哪里。在一些州,提前投票已经开始了。这是一篇很好的总结。
可以什么时候注册?我去哪里投票?
每个州规定不同。这个页面是个有用的指南。
我的投票安全吗?
可能吧。也许。
但实际上:有关选票公正性的保护正面临严重质疑。而且,与以往一样,白宫是一个不可知因素。特朗普总统经常质疑情报界对俄罗斯干涉2016年大选的共识,他已签署了一项惩罚外国干预的行政命令,但两党的立法者一直在推动更剧烈的措施。
我们在这里和这里详细拆解了我们对俄罗斯一事的了解。
社交媒体在这次中期选举中起什么作用?
作用很大。
Facebook、Twitter和Snapchat等平台的重要性对竞选活动来说不是什么新鲜事,但政治人物从未有过如此多绕开传统媒体的选项。一个至关重要的例子:候选人们的目标是制作下一个病毒式传播视频,将其作为昂贵的电视广告的代理,并经常大量依赖社交媒体来分享信息。
Facebook有采取什么不同的措施吗
有鉴于大规模数据泄露和(真正的)虚假新闻,Facebook自2016年以来表现不佳。除了用无处不在的广告模糊地道歉之外,该公司已表示正在全力应对这两方面的问题,但我们已经看到影响竞选活动的威胁在2018年是非常真切的。
该公司提到了外界试图影响中期选举的尝试,其策略与2016年俄罗斯的情况非常相似。正如我的同事凯文·鲁斯(Kevin Roose)最近所写的那样,Facebook面临的众多挑战之一是“区分真实用户发出的普通咆哮和愤怒与国家支持的左右舆论企图”。
特别法律顾问调查会如何影响中期选举?
很难说。
迄今为止,很多民主党候选人在很大程度上回避了俄罗斯事件,他们更愿意谈论国内事务。但从政治角度上来说,距11月6日仍然有很长一段时间,由特别检察官罗伯特·S·穆勒三世(Robert S. Mueller III)领导的调查(或其他对总统及其身边人的调查)取得的重大突破,可能会成为“十月惊喜”。
何种政策讨论主导了竞选?
医保普遍是一个大问题,争论有两条主线:民主党人和共和党人之间就《合理医疗费用法案》的功过(仍在进行的)讨论,以及民主党人和民主党人之间关于全民联邦医疗保险(Medicare)是否是长期对策的讨论。其他议题有:移民、教育和控枪。
民主党也有机会拿下参议院吗?
当然,但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2016年特朗普获胜的州中——其中有一些州是大胜——有10名民主党人正竞选连任。相比来看,民主党只在少数几个州有切实的机会,因此他们几乎没有犯错的余地,而共和党人已经占据了微弱的多数。
民主党必须赢下共和党控制的哪几个席位才能有机会夺取参议院?
内华达州、亚利桑那州和田纳西州。
德克萨斯州也处在关注之下,众议员贝托·欧洛克(Beto O’Rourke)与参议员特德·克鲁兹(Ted Cruz)进行了激烈竞争——后者是民主党人乐于去深恶痛绝的人。
如果众议院与参议院分裂,任何重大立法在两年内通过的几率是多少?
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小!
什么样的共和党人通过了初选?
那些看起来最像特朗普的人。
他们在共和党初选中做得很好,经常得到总统本人的背书。
含蓄是个很稀罕的东西了,尤其是在竞选广告中。在佛罗里达州,罗恩·德桑蒂斯(Ron DeSantis)成功得到州长竞选提名的过程中,他年幼的孩子一度穿起了“让美国恢复伟大荣光”(Make America Great Again)的连体衣。在佐治亚州共和党州长候选人布莱恩·坎普(Brian Kemp)的另一则广告中,他坐在一辆卡车里,承诺“如果需要我亲手把作奸犯科的非法移民抓起来送回家”,他会去做。但大选中的选民真的想要更多的特朗普主义吗?我们拭目以待。
这真的是“女性之年”吗?
看起来无疑是这样的。
今年秋天有创纪录的257名女性参加众议院和参议院竞选,赢得众议院初选的女性达到235名,为本国有史以来最多的一次。
女性在州长职位的初选中也打破了记录,女性对女性的竞争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多。在许多激烈的竞争中,女性已经从充斥着男性的初选人海中脱颖而出。
尽管女性被提名人数创历史新高,距离国会实现和国家人口一致的男女比例还很遥远。今年的许多女性候选人都是在竞争激烈的地区与男性竞争,或者与男性在任者竞争时机会不大。
有哪些候选人让民主党人感到激动?
民主党的未来似乎是年轻、进步和极为多元化的——从民主社会主义者、纽约初选中击败了现任众议员的亚历山德里娅·奥卡西奥-科尔特斯(Alexandria Ocasio-Cortez),到民主党佛罗里达州长提名人安德鲁·吉勒姆(Andrew Gillum),乃至正努力在乔治亚州的竞选中成为美国第一位非裔女性州长的斯泰西·阿布拉姆(Stacey Abrams)。
有哪些候选人让共和党人感到激动?
民主党参议员们对10个特朗普获胜选区的重选感到紧张。其中有:共和党人在密苏里州能看到一些优势,那里的民主党参议员克莱尔·麦卡斯基尔(Claire McCaskill)正在努力击退38岁的州检察长乔希·霍利(Josh Hawley)。佛罗里达州的情况也是如此,比尔·尼尔逊(Bill Nelson)将对阵州长里克·斯科特(Rick Scott),后者是一名富有的商人。
谁能在今年创造历史?
有很多人。
安德鲁·吉勒姆将是第一位领导自己所在州的非裔美国人。
斯泰西·阿布拉姆将是首位领导一个州的非裔美国女性。
田纳西州有一个空缺的参议员席位,共和党提名人、众议员玛莎·布莱克本(Marsha Blackburn)可能成为该州首位女性参议员。
在佛蒙特州,民主党人克里斯蒂娜·哈尔奎斯特(Christine Hallquist)是有史以来首位成为主要党派州长提名人的跨性别候选人。
密歇根州的拉希达·塔利布(Rashida Tlaib)和明尼苏达州的伊尔汗·奥马尔(Ilhan Omar)都在谋求众议院席位,二人都将成为国会首度出现穆斯林美国女性。
科罗拉多州的贾里德·波利斯(Jared Polis)将成为首位当选州长的已出柜男同性恋者。
各种丑闻影响到众议院的竞选形势了吗?
这个嘛……
两名来自绝对红色选区的共和党国会议员——纽约的克里斯·柯林斯(Chris Collins)与加利福尼亚州的邓肯·亨特(Duncan Hunter)近期遭到起诉。包括总统在内的共和党人如今都表达了对于丢掉这些席位的担忧。由于是司法部决定在如此临近11月的时候提起诉讼的,特朗普把责任归咎于司法部长杰夫·塞申斯(Jeff Sessions)。
总统以政治理由为那些被控犯罪的人辩护,这常见吗?
不常见。
选举日那天,华盛顿哪些权势人士会遭受最大损失?
如果民主党人不能拿下众议院,很难想象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在众议院民主党领袖位子上还能坐多久。如果共和党人阴差阳错丢掉了参议院,他们的多数党领袖米奇·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l)很可能不会喜欢过重新成为少数党的日子。例如,如果没有50个共和党人的投票,确认另一位保守派最高法院大法官将会很难。
有哪些值得关注的选票提案吗?
有好几个!
其中有:几个保守州——犹他、内布拉斯加、爱达荷——将考虑扩大联邦医疗补助的提案,支持者们希望能击败曾经从立法方面阻止这种努力的保守派议员。一些西部州的创制权投票涉及能源定价——包括加州一个关于州汽油税、华盛顿州一个关于碳排放的创制权投票。此外,在佛罗里达州,一个备受关注的举措将恢复那些服过刑的重罪犯的投票权。
中期选举只是一个对特朗普的公投吗?
基本上是,但也不全是。
地方问题永远是重要的,有时候关系重大。此外,共和党国会的政策——例如税改及废除医保的努力——对许多选民来说可能是强有力的动力,而他们投票的理由可能与特朗普本身没什么关系。
对共和党候选人来说,特朗普能带来好处还是一个负累?
这就像房地产市场:重要的是位置、位置和位置。
总的来说,在他受欢迎的地方,总统是很有用的,在不受欢迎的地方没那么有用。(很令人震惊,没错。)但全国各地的许多共和党人都很欢迎他的帮忙。2016年,特朗普嘲笑过特德·克鲁兹的妻子、父亲及他的信仰。
如今,面临着一场艰难重选的克鲁兹计划让特朗普成为德克萨斯州一场集会的中心。
我能相信民调吗?
可以,也不可以!
总的来说,民调更多的是对选民和议题的揭示,而不是对选举日的精确预测。今年,许多预测暗示民主党夺回众议院的几率大于50%。但没人能保证结果一定如此。关于我们不知道(也不能)确定的事情,《纽约时报》“结语”(Upshot)栏目的实时民调项目是一个兼具令人信服的数据和极度诚实的绝佳例子。
OK,中期选举结束了,然后呢?
开心、解脱、绝望。而且基本上2020年总统大选紧接着就开始了。
MATT FLEGENHEIMER, GRANT GOLD, UMI SYAM

什么样的食物最增肥?——纽约时报

ILLUSTRATION BY KELSEY DAKE
ILLUSTRATION BY KELSEY DAKE

胖研究中一个基本且尚未解决的问题是什么样的食物最导致肥胖。专家们提出的原因各不相同,例如含脂肪或糖的食物或缺乏蛋白质的食物,因其可能会在不知不觉中使我们吃得太多。针对任何一个肥胖元凶,都可以汇集不少琐碎的反驳证据,但在比较饮食习惯方面长期且大规模的实验研究却很少。让健康的受试者多年暴食某一种食物直到肥胖,这既不道德也不现实。

但是,对小鼠进行这种实验却是可能的。今年夏天在《细胞代谢》杂志(Cell Metabolism)发表的一项饮食研究中,研究人员随机将29种不同饮食中的一种分配给数百只成年雄性小鼠(科学家希望在之后的实验中纳入雌性小鼠)。有些食物以饱和及不饱和脂肪的形式提供最多达80%的卡路里,碳水化合物则很少;另一些则脂肪很少,大部分由主要来自谷物和玉米糖浆的精制碳水化合物组成,尽管其中有些版本的碳水化合物来自食糖。而另一种饮食的特征是含有极高或极低百分比的蛋白质。这些小鼠保持相同的饮食三个月——估计大约相当于人类的九年——同时允许它们随意进食和在笼子里走动。然后研究人员测量小鼠的体重和身体组成,并检查其脑组织是否存在基因活动被改变的证据。
只有一些小鼠变得肥胖——几乎全是高脂肪饮食。这些小鼠在与处理奖励相关的大脑区域中也显示出基因活动被改变的迹象;显然,肥的食物让它们开心。其他饮食,包括那些富含食糖的饮食,都没有导致显著的体重增加或相同方式的基因表达改变。即使是含有超过60%脂肪的超高脂肪饮食,也不能显著增加体重,而且这种饮食中的小鼠比其他同类消耗的食物少,可能是因为它们根本无法吃下如此多的脂肪。这些发现同样出现在随后另外四个鼠科种类的实验中。相对高脂肪饮食的雄性小鼠变得肥胖,其他则没有。

负责该项研究的北京中国科学院及苏格兰阿伯丁大学教授约翰·斯皮克曼(John Speakman)说:“看起来,如果你是一只小鼠,吃高脂肪的饮食,并且不是极度高脂肪的话,会导致体重增加。”斯皮克曼和他的合著者认为,含脂肪膳食刺激并改变了大脑的某些区域,导致小鼠非常想吃含脂肪食物,以至于忽略了提示它们已经摄入足够能量的其他身体信号。

该研究的重点是体重增加,而不是减少,其受试者显然是小鼠,而不是人类。但其结果是提示性的。食糖没有使小鼠变胖,缺乏蛋白质也没有。只有脂肪使它们变胖。

GRETCHEN REYNOLDS

台风、飓风还是气旋?

关键词:Typhoon 台风
关键词:Typhoon 台风

超级台风“山竹”转向南方,将带着暴雨和时速约合200公里的大风侵袭菲律吕宋岛。在地球的另一端,飓风“佛罗伦萨”正在逼近美国卡罗莱纳海岸,带来强劲的风雨。

夏秋两季,热带海洋上经常出现许多热带气旋,但台风和飓风究竟有什么差别呢?时报的一篇文章解释道:它们都是同一种风暴,但是在世界各地的名称有所不同。

台风是指在西北太平洋地区的温暖水域生成的低压环形风暴系统,其风速大于74英里/小时(约合119公里/小时),通常会对亚洲造成威胁。飓风(hurricane)指的则是在北大西洋、东北太平洋、加勒比海和墨西哥湾形成的热带气旋。当飓风从东向西穿越太平洋的划分标记——国际换日线时,它会成为台风,反之亦然。

在印度洋北部的孟加拉湾或阿拉伯海,与台风、飓风相同的风暴被称为“气旋风暴”(cyclonic storm)。在南印度洋和南太平洋,它们会直接被称作“热带气旋”(tropical cyclone)或“强热带气旋”(severe tropical cyclone)。

关于typhoon的词源大致有两种不同的说法。根据美国在线词源字典,其一是源自希腊语中的Tiphon,指的是代表“猛烈的风暴、旋风、龙卷风”的巨风之神。另一说是,粤语中的“大风”(tai fung) 、印度语中的“大风暴”(toofan)也可能与typhoon这个英文单词的形成有关。

台风的名称与分级方式也有两岸差异。在中国大陆,人们常说的“热带风暴”(Tropical Storm)指的是其中心附近持续风力为每小時63-87公里的热带气旋。在台湾并没有热带风暴这个说法,达到此风力标准的热带气旋会被称为“轻度台风”。

纽约时报 AMY CHANG CHIEN